約炮故事No.4:痛失美女,失敗的教訓

前兩天我出門約炮,開局很不順,大概被直接拒絕了將近10次。其中有一次我搭訕3個姑娘中的一個,我剛張嘴要和我的目標說話,另一個bitch就無禮地叫我滾(fuck off),我沒理她,我的目標聽我說完話也基本就把頭扭過去,不理我。於是我迅速撤離了現場,遠離這幫垃圾。

不要被大量連續的拒絕打擊了自信心,一切都是隨機的,整晚就搭訕一個美女就成功的情況也是有的。It’s a numbers game.

在第一個夜場Zoe沒有任何收獲,我進入了第二個夜場Spicy,去的路上碰到了個很友好的澳大利亞姑娘Ella,但是她和一大群人在一起,不好下手,這群澳大利亞人都非常友好,我和他們聊了一會兒進去洗手間了。出來後我沒有回到這群人中,而是到處尋找其他獵物。因為我知道一大群人障礙多、不好操作,除非姑娘對你明顯感興趣,給你明顯的IOI(indicator of interest)。

剛開始我又被殘忍地拒絕了很多次,直到我遇到一位美國美女Sara,她之前也拒絕過我,不過不是硬硬地拒絕,多半是因為她和朋友在一起,必須得跟著朋友一起走,不方便特意停下來和我說話。我第二次碰到她的時候只有她自己一個人,靠近洗手間,她正要上廁所。

於是我第二次搭訕她,她的反應很積極。她看起來像是中東的人種,但口音是美國的。我猜對了她是美國的,但是她並非在美國出生,她非得讓我猜她是在哪裏出生的。同時她又說她要上廁所,我說先親個嘴兒再上廁所(我能感覺到她對我感性趣),她告訴我要先猜對她是在哪裏出生的再說,我問她是不是中東的,她說是,她說你有3次機會。

我說我連中東的國家都記不全,給我5次機會吧,她同意了。我說我要根據人口大小的順序來猜,我只知道埃及是中東人口最大的國家,所以我猜了埃及。結果不對,我告訴她我還不知道人口第二大國是什麽,她說她先去上廁所,等她回來我接著猜,我還有4次機會。

於是我拿出手機,上Google現場查了一下中東人口最大國家的列表,排第二的是伊朗。於是等她出來後,我給了她第二個答案:伊朗。結果我直接就答對了,看來我按人口排序的戰術非常科學。我當然沒忘了我們打的賭,趕緊下嘴親她,她欣然接受。

但是她有點兒醉,註意力不夠集中。她的手機不在她手裏,連自己住哪都不知道,只想拉著我到處找她的朋友。我知道這不是好消息,但我又有什麽辦法?只能希望碰到她朋友後,她的朋友不會造成太大的麻煩。我們在夜店裏轉了兩圈,終於找到了她的朋友。不幸的是,遇到她朋友後,她就開始瘋狂地和朋友們跳舞,還夾在了這群人的兩個小夥兒中間跳了半天。我在一番審時度勢後,感覺這裏障礙太多,她有點兒太瘋狂了,很難搞定,於是我撤離了現場。

我又碰到了澳大利亞姑娘Ella,這次她和另一個姑娘站得離她們一整群人遠了一點兒,而且其中兩個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兩個陌生男子。是個再次搭訕她的好時機,於是我迅速和Ella搭話,旁邊的一個小夥兒在我和Ella聊了大概半分鐘後,悄悄地離開了。我決定更明顯地向Ella表明意圖,好迅速判斷她到底感不感興趣。她告訴我她有一個相處了好幾年的男朋友,我祝她玩兒得開心,就撤了。

你不想在一個意圖不明確的、和一群人在一起的姑娘身上浪費太多時間。很多人可能因為姑娘對你友好,就誤以為有戲,結果把整晚都搭在了一個其實沒有戲的姑娘身上

你應該找機會盡快表明意圖。最好能把目標姑娘隔離開,找個借口把她帶到附近的另一個地點去。沒有朋友的幹擾才好下手

回到當晚,在和Ella說再見後,我再次碰到了當晚我遇到的最性感的美女。之前在Zoe的時候我就看到過。不過時機不好,我看到她的時候,她正和另外兩個姑娘走進一家酒吧,那裏的音樂很吵,根本沒法說話。於是我想等她們出來再搭訕,於此同時,我碰到我的朋友Dirk(剽悍故事No.1裏提到過他),我和他聊了兩句。再看到這個美女的時候,她周圍多了一群人,時機更加不好,我心想:希望以後有機會在Spicy見到她。

結果我還真的再次見到她了,這次時機很好,她在酒吧附近,和另一個姑娘在一起。我實話實說,我告訴她,我記得她,之前我有在Zoe附近看到她,不過她正和另外兩個姑娘走進一家酒吧,那裏太吵了,我就沒有和她打招呼,我希望一會兒還能再碰到她,結果現在我終於碰到她了。

如果你出門約炮,因為種種原因沒有直接搭訕一個美女,當你再次碰到她的時候,完全可以用我這個開場白,效果往往很好

她很喜歡我的故事,反應很積極,她叫Izzy,英國人,另一個姑娘叫Kate,她看Izzy對我反應不錯,也沒有給我添麻煩,而是離開我們,加入了附近的大隊伍,留下我和Izzy在那裏。我知道,這是最好的時機,等Izzy回到大隊伍,我的機會就小了

我得到了一些關於她的基本信息,比如她在泰國東北部教英語,和一群同事一起來清邁玩兒,下周二就走了。我們聊得氣氛很好,但她說她得回歸大隊伍,於是我非常直接地說:“我感覺你在你朋友旁邊肯定會比較害羞,所以在你回朋友身邊前趕緊先親我吧。”

她在肢體和語言上都沒有給我明顯的拒絕,而是用假裝責怪我的語氣說:“You’re so forward(你好直接)。我機靈地說:“Forward is better than backward(forward也有向前的意思,而backward是指向後)。

我緊接著把臉靠近她的臉,看她沒有拒絕的意思,趕快下嘴。從搭訕到接吻,整個過程不到5分鐘。我非常高興、興奮。因為她非常吸引我,絕對是我整個12月份親吻過的最性感的姑娘,我至少給她打8.5分(我很少給任何姑娘打分超過9分)。


親完她後,我不得不加入她的一大群人。她附近的朋友都看到了我們很合得來,所以我比較順利地加入了這群人。這群人裏有一個叫Danielle的南非姑娘(我給她打7分)對我額外友好,應該是明顯給我感興趣。她很可愛,但我明顯對Izzy更感興趣。

我隨著音樂和Izzy跳了一段,也很少有人打擾,幾分鐘後這裏就關門了。我趕緊建議去附近“只有5分鐘路程的湖邊”(我在之前的約炮裏就用過這個理由),不過這次沒有奏效。畢竟我們才剛剛認識不到10分鐘,她更願意和一大群朋友一起走也理所當然,還好她的朋友並沒有cock block我。

我們一群人一起往門外走,我們兩個在後邊聊著手邊走邊聊。直到我今晚最恨的人的出現,這個人是一個叫Hannah的卷發姑娘,她認識Izzy,和Izzy住在同一個青旅,她直接走到我們面前和Izzy說:“別和這個人說話,他很creepy(creepy的中文含義不太好翻譯,常常用來形容變態(比如偷偷跟蹤姑娘或偷看姑娘的人,總之是非常不好的貶義詞))。”

我當時就很蒙,因為我根本就不認識她。她說她認識我,聖誕節那天,我緊跟著她的朋友不放。我心想:我很有可能搭訕了她的朋友,但緊跟著對我不感興趣的姑娘不放絕對不是我的風格啊。我問她是不是認錯人了?她確定就是我。

局面一下非常尷尬,Izzy從對我態度非常積極,到自己走到了馬路對面。我試圖挽回,這時這一大群人要一起坐Tuktuk(泰國的摩托三輪車)到下一個夜店。我主動提出騎摩托帶Izzy去,她沒有同意。於是我叫她們等10秒鐘,我趕緊去騎摩托好跟著他們。他們人實在太多了,Tuktuk標準載客是3人,他們一群人至少有7個,非常擁擠。

這時,對我非常友好的南非姑娘Danielle從車上跳下來,跳到了我的摩托車上,於是我們一路尾隨著他們到了Las Vegas(夜店)。Danielle對我的好感非常明顯,與此同時,由於那個賤人Hannah,Izzy對我的態度有一個很大的轉變。

這時我就非常地猶豫,不知如何是好。一邊是我已經接過吻的,但是對我有誤解、又很難消除誤解的、對我變得冷淡的、我非常喜歡的高分美女Izzy(8.5分)。另一邊是對我明顯非常有好感,也很可愛,但絕對沒有Izzy更吸引我的Danielle(7到7.5分,如果沒有Izzy,我絕對會立刻對她下手),她倆還是朋友。

我嘗試和Izzy進行對話,但是她的反應不冷不熱,另一方面Danielle還是對我展示出很大的興趣。於是我決定酷一點兒,不一個勁地追求Izzy(那樣往往適得其反),而是獎勵Danielle她對我積極的態度。於是我開始和Danielle聊天,跳舞。我知道,如果我想進一步,是很容易的,但是我確保我們的對話和身體接觸不會過於親密。因為Izzy就在附近,我對她還抱有一定的希望。

我和Danielle的互動還不錯,直到賤人Hannah過來繼續cock block我,她們倆開始跳舞,這時如果我想把Danielle的註意力轉移到我身上,叫她和我跳舞還很容易。但是我沒有那麽做,而是利用這個機會出門喝口水,再在回來的時候再次和Izzy搭話,因為我還是非常想搞定她,而且覺得還有希望。

可是她的反應很不積極,再等我和Danielle接觸的時候,她的態度也變得不是很好了,估計Hannah肯定又說我壞話了。我決定和身邊的一些認識的人說話,以至於不在那裏傻站著,或者自己一個人跳舞。期間她們那群人陸陸續續有人出門,我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好的時機來和Izzy聊天,因為夜店裏很吵,但這個時機始終沒有等來。等來的是Izzy和Danielle兩個人一起出門聊天,我決定不過去和她們兩個聊,因為我明顯喜歡Izzy,又和Danielle曖昧,不知道如何面對她們兩個人一起的局面。

等她們回到夜店後,我通過這群人中的一個友好的叫Sammy的美國小夥兒,順利地回到了這一圈人中。目前,除我之外,還有6個人,Izzy和Sammy在我左邊,Danielle和Hannah在我右邊,我對面還有另外兩個姑娘,但她們倆很快又走開了。

我右邊的Danielle和Hannah居然曖昧得跳起來了,原來Danielle是雙性戀,這個賤人Hannah估計是個lesbian。瞬間這群人中只剩下了Izzy、Sammy還有我。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但我搞砸了,或者說我顧慮得太多了,讓Sammy先下手了。他開始主動找Izzy跳舞,Izzy沒有拒絕,我也不好插手,結果兩個人越跳越近,2分鐘後開始接吻。這時已經比較晚了,大概半夜3點,兩人借著酒勁大概親了5到10分鐘,我在旁邊看得無比心痛,但我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他倆親完後,招呼都沒和任何人打就一起走了。

這個和她回家的人完全可以是我,可惜我搞砸了,這種得而復失的感覺比你壓根就得不到的感覺差很多

雖然我可以把這樣糟糕的結果怪在賤人Hannah身上,但我自己明顯也有問題。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我明顯喜歡Izzy,而且和她一起的那群人很多都看到了。我不應該優柔寡斷,裝得很酷,又和Danielle搞曖昧(像她這種7分美女我經常搞定)。應該集中註意力在Izzy身上,默認我對她的吸引力(尤其是在我們已經接吻的前提下),大方、主動地找她跳舞。尤其是在深夜,大部分人都是醉的,我想得、分析得太多了。導致我痛失美女, learn the lesson the hard way.

希望你能通過本故事引以為戒,少走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