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美好(第一篇,武漢燕子)

有些事情過去了很多年,但現在想起來,依然歷歷在目,滿滿的畫面感,仿佛還在昨天一樣。記得那是12年3月,我們快要去東南方向駐訓了(我當時在部隊……唉,真心不容易),臨走前半個月吧,請假外出采買生活用品什麽的。11年開始用微信,沒事的時候就撿個瓶子聊個騷什麽的,好懷念那個時候的微信,很單純啊,妹紙都很好泡,嫂子們也都很放得開,各種聊,各種文愛,各種海。。。。這都是題外話,在買完東西回單位的路上,閑著沒事搜附近的人,各種打招呼,回到單位後,發現她給我回復了,下文簡稱燕子。

然後就是各種寒暄,嘮咳,雖然有壞心思,但是也不能一開始就說啊,是吧,如果直接說人家就同意的,我估計不是托就是仙人跳,就這樣慢慢的嘮咳,聊了三四天吧,知道了她的基本情況。30歲,時年小弟22,哈哈,燕子老公在福建那邊打工,她本來也在那邊,但因為要回來帶小孩,就回來了,老公長期不在,她也沒什麽很高的文化,就在我們這邊一個足浴連鎖當技師。剛開始我以為是那種帶特殊服務的技師,後來發現,她們這個店還真挺正派的,不搞那些特殊服務。。。。說實話,她長得不好看,也就一般標準,用她自己的話說,她剛去應聘時候也擔心人家有特殊服務,老板直接說,你這麽大了,長得又不好看,我們如果搞那個,還會要你嗎……哈哈,然後她就在那邊上班了,人很能吃苦,學的很用心,窮苦人家出身,手上有力道,竟然成了她們店裏的當紅技師,好多人點鐘……

雖然長得不好看,但是身材沒得說,前凸後翹的,估計應該是36C以上,就這樣我帶著壞壞的小心思跟她嘮咳,當時覺得,虎狼之年,老公又不在,說不定就能搞上呢,是不是,我還是比較喜歡熟女的,嘿嘿,身材是那種豐滿的類型,我喜歡。
認識了有一個星期了吧,有一天晚上她早班,下班早,差不多晚上十點了吧,當時腦子一熱,就說要去找她,聊聊天,吃點東西什麽的,她防備心挺重的,不同意,說自己也累了,還要回家什麽的,我就磨,說去開個房啊,聊聊天又不幹什麽,她就問我,聊天幹嘛要開房,去她們店裏一樣可以聊天啊,還有吃的,還可以休息,有空調什麽的,足浴店可以休息,大家都知道。我就告訴她,那邊人太多,雜,怕碰到我同事,領導什麽的,總之磨了好一會兒,她就同意了。

當時我們房間有2個人,部隊值班室,有一個是我同事,新兵,我當時是士官來著,就換上便裝,從菜地後面的小路繞出了圍墻,叫了黑的,直奔城區。我們單位在國道邊上,離城區也就10分鐘車程吧,很快就到了,下車後,在約定的地方等她,快11點了,到邊上的工行自助點取了銀子,就在等她,3月份的晚上,還是有點涼的,街上也沒什麽行人,就看到馬路對面有一個女的,穿一身黑色衣服吧我記得是,低頭玩著手機在走,因為之前看過她照片,我估計應該是她,就繞到她身後,輕輕拍了她肩膀,打了個招呼,她回過頭來,果然是的,很不好意思的樣子,哈哈,女人嘛,都害羞。

然後我就問她吃東西沒,她說不餓,邊上也沒什麽店,正好有個賣麻辣燙的,哈哈,沒錯,就是麻辣燙,然後點了些東西,一人一碗,準備帶走吃,她還是不好意思,在猶豫要不要去,我當然就大男子主義的拉著她走啊,還記得賣麻辣燙那人的眼神,畢竟大半夜的,我一看發型就是當兵的,她看著比我大,一看就有故事……

然後就邊走邊嘮,到了漢尊酒店,記得當時就快12點了,正好還有特價房,就進去了,開房的時候,她在門口,我自己去辦的,她不好意思,忽忽,然後就進房間了。
兩個人邊吃邊聊,反正我肯定是有想法的,她估計也有點忐忑,標間,兩張床,吃罷東西後,她就坐在床上跟我說話,我就賴皮,趴在她床上,沒有到自己的床上,然後她就說,她在店裏怎麽樣,什麽的,然後提到,我請她吃東西,她幫我捏一捏,投桃報李,我當然就同意了,平時我一般每周都去做一次按摩,那個泰式按摩,蠻爽的,很放松,忽忽。然後她就幫我捏腰,捏胳膊啥的,兩個人就慢慢聊。過了一會,天也晚了,我就問他,你怎麽不去洗澡,她說沒帶衣服,再說,我在這裏,她才不去呢,然後我說,那我要去洗一洗。

飛快的洗了個澡,出來時她已經鉆被窩了,就脫了上衣外套,褲子竟然還穿著,我也是醉了。然後我就擠在她床上,說睡吧,她不同意,非要讓我到另一個床上,我不管她,就是躺下了,她沒辦法就說,那你別胡來哈,也就躺下了,兩個人都側著,我記得都是左側睡的。
我躺在她後面,很安靜,都沒有說話,我枕著自己的左手,右手就在她身上輕輕的蹭,她都囔著讓我不要亂動,說她累了,要睡覺,我沒說話,繼續輕輕的摸,手從腰上鉆了進去,她擋了一下,擋住了,我就在肚子上來回摸,她依然讓我不要亂動,我就說,想親親她,記得說話的時候是在她耳朵後邊,忽忽,她沒說話,我就把她扳過來,直接吻上了她的唇,她很自覺的就把眼睛閉上了,嘿嘿,我可不客氣,邊吻她,手邊在她身上遊走,這下從T恤下面鉆進去的手,她就沒攔著了,隔著胸罩摸上了她的奶子,很大,很軟,手感不是一般的好啊。接吻了一會,我就把她上衣掀起來了,她沒說話,依然閉著眼……

當時的我,還沒啥經歷,雖然跟戰友們去開了葷,但實戰經歷還是太少啊。衣服掀起來了,我就想按照書上的套路去解胸罩,手伸到她背後竟然沒解開,好悲催。然後……本少爺直接把她胸罩從奶子上往上推,然後兩個咪咪自然就跳出來了,當時還是很有視覺沖擊力的,奶頭不小,畢竟奶過孩子了,但是我就喜歡奶頭大的,直接就含住了,嘴巴親一個,手玩著另一個,各種捏,揉,各種形狀,手感真的很好,她告訴我她穿36C的內衣,但是會比較緊,D的也可以穿,各位自己腦補。

親了一會,她貌似就有反應了,身體開始小幅度的扭動,我跪坐在她身上,把她放平,繼續親胸,記得還試著把她兩個咪咪推到中間,含著兩個奶頭一起親,挺好的。然後就是沿著乳溝往下,親到了肚子,小腹,我要脫她褲子,她這時候說話了,抓著褲子說不要了,不早了,睡吧,我自然不同意,然後她說她大姨媽來了,我自然不信,我說我要檢查……

她那天的褲子是那種系帶子的運動褲類型的,她就說我解不開她褲子,各種扭動,不配合,都到這個時候了,我自然不能慫,反正解了好一會才解開,繩子解開了,她貌似也有點認命了,我脫褲子時候,還把屁股擡起來方便我脫,嘿嘿。她屬於微胖的那種,比較豐腴,大腿夾的很緊,內褲是黑色的,和雪白的大腿很是映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個時候,自然就發現她所謂的大姨媽是騙人的,我隔著內褲在下面摸了一把,就問她,大姨媽沒來啊,幹嘛騙人,她很害羞的不說話,忽忽,我拉著內褲,繼續往下脫,她不同意,還是掙紮,我就一點一點往下扒,腿夾住了她,不讓她亂動,邊脫內內,嘴巴邊沿著肚子往下吻,看到了毛毛,紮紮的,最終,還是被我脫掉了下半身的束縛,她把頭側過去,不敢看我……

我把她的腿分開,趴在中間,親她的毛毛,手在身上,腿上,腰上,各種摸,還親到了她的洞口,但是也沒直接親,聞了下,沒有什麽異味,應該是有點所謂的女人味,就是正常體味,護膚品的味道,忽忽,在洞口周邊,大腿內側舔啊,蹭啊,她估計也動情了,腿夾著我,腰,身子都在扭動,畢竟和老公有三個多月沒在一起了,虎狼之年呢,嘿嘿。

在周圍蹭了一會,就親到了洞口,她也開始叫了,嬌喘,可能是太久沒做了,她很敏感,剛親就受不了了,很快就流水了,然後就呢喃著說快放進來,我調笑的問她,放什麽啊,她繼續說快點,放進來……人家都這樣了,我必須得為人民服務啊,這時候她胸罩和T恤還在身上呢,我直接就把她徹底扒光了,然後撲了上去(因為知道是良家,只有她老公一個男人,我也就沒戴套),先是男上女下趴著吧,插了一會,水很多,很滑溜,下面濕濕的,熱熱的,我那時候也沒啥經驗,但是理論功底一流啊,混跡各大網站好多年了,賣力的抽插著,她依然不好意思看我,但是能感覺到她很爽,手抓著枕頭,頭歪在一邊,時不時的吸口冷氣,那時候,也不記得什麽技巧了,就是打樁機一樣的進進出出,什麽九淺一深全忘了,做了一會,估計有五六分鐘吧,她說不舒服,原來是因為我太瘦了,胯骨會咯到她(身高176,體重122)……

我就把她抱在床邊,放在床角的位置,抱著她的腿開始插 ,剛開始有點低,墊了個枕頭就剛好了,這時候,她也有點放開了,睜開眼看著我,還有各種嬌喘,叫床,我感覺女人聲音最好聽的時候就是嬌喘的時候了。邊做,她還邊指點我要用腰發力什麽的,還跟我講,她老公也有這樣插她,然後插了一會兒,就讓她趴在床上,這個時候她已經很配合了,估計也是因為我操的她很爽,不知道為什麽,那個時候沒戴套,在沒啥經驗的基礎上竟然也可以做很久不繳槍,還是蠻佩服我自己的。趴著相對插的比較深,這是大家公認的,她比較豐腴,屁股很大,看起來很爽,我也插得很爽,她下面我印象裏不算緊,但是不松,應該算是剛剛好吧,由於已經插了一會了,我也沒那麽饑渴了,就不緊不慢的插著,一手扶著她的腰,一手捏她的屁股,軟軟的,有肉,手感很好。時不時的把老二拉到洞口,然後一下到底,往往伴著這個猛烈抽插的動作就是一聲悶哼,或者啊……的嬌喘。說實話,她是我的第一個直接不戴套做的女人,我印象很深刻的,所以記得很清楚,忽忽。

就這樣斷斷續續插了也有二十來分鐘了,我邊插邊問她爽不爽,剛開始她不說話,後來就放開了,我問她,她就回答爽,舒服。慢慢的,我也累了,她也在催我,說還要休息,我就又讓她回到床上躺著,我趴著,重重的插她,每一下都到底,記得很清楚,她說的一句話,她說,你這樣插,插的這麽深,不出十下你就射了。我自然不信邪,當時也想著做出來就睡覺,然後再做一次,就一下接一下這樣深深的插她,每次都拔到洞口,然後一下到底,邊做我邊在心裏默數,還讓她也數著,她沒說話,也沒數數,只是伴著我的抽插在叫,手也抱住了我,在我的背上抱的很緊……

記得這樣的姿勢,最深的插法插了有120多下,我就射了,然後我就問她,不是說我10下就不行嗎,我怎麽插了這麽多,她估計也不好意思,沒有說話,我也沒拔出來,就這樣壓在她身上,繼續趴著,嘴巴還不老實,吻了一會兒。然後她把我推起來了,上了個廁所,回來說睡覺吧。床上一片大戰後的場景,很多水,床上也有一些痕跡,一小片一小片的,還有流出來的一點精液,反正是沒法睡了,剛好是標間,就一起挪到另一個床上睡了,半夜的時候還想再做一次,她死活不同意,說太累了,就作罷了,四點多我把她叫醒,告訴她,我走了,就悄悄的回屋了,又睡了一會,她作為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女人,這麽多年了,我一直忘不了。
今天先到這裏,接下來還有後文,再慢慢講。 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