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方式

約炮故事No.9:50裏送屌(在4.5星級的酒店裏推倒英國美女,含從網上聊天到見面前的全部聊天截圖)

我上周四晚上在Tinder上匹配到了一個很健康的英國姑娘,在她的照片上可以隱約看到她的腹肌。她很積極主動地給我發了一個消息。

她告訴我她就在峴港待一晚,我直接誠實地告訴她我住在會安(25公裏之外),除非她DTF(down to fuck),否則我是不會大老遠過去的。

她說她不能保證,這我完全理解。不過通過她的回答,我就可以看出來她明顯感興趣,於是我打算趕緊轉移到WhatsApp,和她通個電話,來進一步確定她值不值得我大老遠騎車過去。

她爽快地在WhatsApp上和我通話了,但是她的賓館的WIFI非常卡,通話斷斷續續,基本什麽都聽不到,就聽到了幾個單詞。

於是我決定簡單地和她通過短信交流一下。

這裏有幾個地方明顯表明她對我非常感興趣:

  1. I guess I won’t see those abs. 她沮喪地說她猜她看不到我的腹肌了。
    她給我發了很多表情,尤其是在我說我喜歡做所有動物都喜歡幹的事情之後。
    If we meet and we aren’t feeling it, then that’s that? 她說如果我們見面了,但沒感覺的話,那就算了。我說沒問題。

之後就都是確認時間地點了,正好我們都沒吃飯呢,我一般是不喜歡第一次見面就吃飯的,但這次感覺明顯有戲,而且我確實餓了,不如一起吃。

見面之後一切都非常順利,她在短信上就說,介於我大老遠跑過來,她想請我喝東西來補償我。吃飯的時候又說要請我喝東西,我說我不喜歡喝酒,就免了,如果她認為我大老遠跑過來,對我有所虧欠的話,可以選擇不欲擒故縱(play hard to get),她笑了,默認了我的說法。

我主動買的單,這頓飯在越南算是貴的了,兩個人花了40多萬越南盾,相當於140多塊錢人民幣。

吃飯時得知她已經在曼谷生活了11年了,說泰語,上次有一個白人男朋友還是11年前的事情,對於這種本身就喜歡亞洲小夥兒的姑娘我是非常有自信的。

吃完飯後我們決定去Dragon Bridge看一眼,在她上車之前我就吻了她。我告訴她我有一個fantasy:我和一個美女約好一起吃晚飯,我在她家門口接她,見面之後她說“我們先上床吧,我不喜歡肚子撐著上床”。她說我為什麽不早告訴她,她會答應的。

我說首先我確實餓了,其次我不確定她是不是有那麽酷,而且在這個fantasy裏應該是她主動提出這個提議才對。

我們到了Dragon Bridge,本來打算去海邊先消化一下再上床的,結果到Dragon Bridge的時候就開始下雨了,於是我不得不直接帶她回到她的4.5星級賓館。

上床是完全不可避免的了,經常健身的她有很翹的臀部,而且喜歡被我打屁股。我非常高興地發現她的性欲非常旺盛(女人30到35歲時性欲最旺盛的時期),而且她是一個真正的cock sucker,口交(BJ)不是像很多姑娘一樣意思一兩下像交差一樣就完事了,她是真的很享受。她可以輕松給我舔半個小時,我就喜歡這樣的😊

搞得我彈盡糧絕之後我們就一起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後我驚奇地發現我居然還會有morning wood(晨勃),在一起吃自助早餐前我們又來了一發。免費的早餐非常豐盛,昨天的晚餐我請得太值了。

吃完飯後我們去海邊的單杠、雙杠簡單地運動了一會兒,時間有點兒沒掌握好。回賓館後只剩下大概40分鐘的時間了,還得收拾,洗澡之類的,時間很趕,床也上得很倉促。

她晚上6點的飛機,所以我們還有一些時間,在沙灘上躺在休息了一會兒,又帶她去了附近的景點——一個很高很白的菩薩(Chùa Linh Ứng)那裏看看,路上我們一直在研究她能在哪裏給我口交。

在戶外沒有找到合適的地點,而且時間也不早了,最後我們決定回她的旅館的23樓的健身房,白天基本沒有人,那裏有一個“隱蔽的”角落。

幸運的是健身房裏果然一個人都沒有,於是她就開始在角落裏給我BJ了,我負責註意有沒有人會進來,整個過程有點兒心驚膽戰,在健身房裏還是第一次。因為時間有點兒緊,我還沒射我們就決定結束了。

之後我送她去機場,吻別。

她在機場安檢結束後還發短信告訴我其實還有一些時間,早知道就在健身房裏多花點兒時間了(要是我能射她嘴裏就好了),還問我有沒有想她的嘴。

對了,我通過我們的交談得知:這是她第一次在Tinder上和陌生人見面,離上次和前男友分手已經有好幾個月了,應該給她憋壞了。

第二天她還特意發短信感謝我,我也感謝她。希望能有更多姑娘像她一樣酷!

本文到此結束。

約炮故事No.8:百裏送屌(含從網上聊天到見面前的全部聊天截圖)

截止到周日晚上,我已經超過一周沒泡到妞了,其間親過了幾個,但是一個也沒推倒,尤其是周六晚上,我搞砸了一個機會本來很大的德國美女,眼睜睜地看著她投入了別人的懷抱,我的心情一時非常低落。

周日晚上6點多,我在Tinder上邊superlike的一個芬蘭美女和我匹配成功,很漂亮,身材也很好,而且柔韌性不是一般的好,腿可以劈成這樣……(後來才知道她從小就練芭蕾舞)

問題是她大概在20多公裏遠的地方,我猜是Da Nang(峴港)。

所以我剛開始就需要問她在哪裏,是旅遊還是居住,待多長時間這類的物流問題。她主動透露她明天就離開Da Nang了。所以今晚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但是機會並不大。

我發給了她我非常喜歡用的一句話”That means we can only have a short but intense romance.”(那意味著我們只能有一次短暫但激烈的浪漫)。這句話不但有趣,還可以巧妙地表明意圖,有效地判斷出姑娘的“感性趣”程度。

從截圖可以看出,我們前幾次交流的時間間隔都有一個小時左右,時間已經越來越晚了,她也指出了今晚看似不太可能。

事已至此,我也沒有什麽可失去的,於是我說,如果她“感興趣”的話,我可以騎車到峴港和她見面,只需要20分鐘的時間,而且我很喜歡騎車。

她再次婉拒,說她明天早上11點的飛機,時間不多了。

我說其實還有很多可以制造美好回憶的時間,我這麽做只是因為她對我非常有吸引力(實話,否則我是不會大老遠跑過去的,而且以我的經驗來看,芬蘭的姑娘DTF的幾率很大)。

她問我她應不應該起床看晚上9點的燈光表演(應該是指Dragon Bridge),我說她應該起床見我,我們不僅可以看燈光表演,還可以去沙灘,以及一些其他的地方。

她已經有些被我說服了,但是她不習慣、害怕坐摩托車,還有所顧慮。於是我說我的騎車技術很好,在泰國騎了一年,從清邁到普吉往返,騎遍越南北部山區,又一口氣起到了越南中部,從來沒有發生過交通事故。為了讓她放心坐上我的摩托車。

我看時間越來越晚,而且我們已經在Tinder上交流了一段時間了,於是果斷轉移WhatsApp,直接靠WhatsApp給她打電話,這樣效率高,而且還可以更直觀地判斷她到底值不值得我大老遠跑過去

打通了電話,聊了幾句我就感覺到了非常有戲,從她的語氣語調就可以感覺出來。我還特意告訴了她我打電話主要是為了確定她是否值得我大老遠跑過去,她不需要向我保證任何事情,但是我希望通過電話有一個大概的感覺,我不想大老遠跑過去浪費我們的時間。通過我們的對話,我能感覺到好的事情發生的可能性非常大。於是我讓她把她的地址發給我,我去找她。

這種情況最好別直接說“你願意和我上床,我才會過來之類的話”。因為絕大部分姑娘是不會提前答應你的,萬一見面之後你是照騙,而且面對面很沒感覺怎麽辦?網上約會本來就是一種“賭註”,而且姑娘不喜歡確定性非常大的約會,喜歡“順其自然”。

我打電話的另一個目的是確實她有沒有自己的房間,不幸的是她是和別人合住在青旅裏邊。所以我得騎車帶她回我家才能推倒她(25公裏以外),推倒之後還得把她送回Da Nang,我再騎車回家。前前後後需要兩個來回(100公裏),不過我可以第二天早上送她回Da Nang,我可以順便在Da Nang的大超市購物,我住的Hoi An(會安)這個小鎮沒有大超市。

總之,我決定要見她。

見面之後非常順利,簡單地聊了兩句後我就騎摩托帶她去了附近的Dragon Bridge(燈光表演早已結束),我說我油不多了,去沙灘前先找個加油站加點兒油,我們邊騎邊聊(主要是交換基本信息,閑聊,建議信任和舒適感),在Google Maps找了好幾家顯示還在營業的加油站,結果都是關門的(越南在加油站上也是完敗泰國,泰國有很多24小時的加油站)。

於是我直接帶她去了沙灘,我主動牽她的手,說沙灘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我怕她摔倒了,她沒有回避。我牽著她的手帶她到了一個“陰暗的區域”,她準備要坐下,但是我不喜歡並排坐著接吻,我喜歡面對面擁抱著接吻(我通過她的行為已經很有把握可以很快和她接吻了)。於是我還沒等她坐下就下嘴了,她完全沒有拒絕。我很快提議去我家,說我家有個小魚塘,裏邊有大概100只魚,她應該去看一看(隨便找個借口就好)。她回了一句“maybe”,其實這就等於是”yes”了。

於是我們在沙灘待了大概5到10分鐘之後就一起騎車回家了,回到家時已經半夜12點多了,我們翻雲覆雨到了3點多,因為她的柔韌性非常好,我還解鎖了一些新的姿勢。總之非常舒爽,我們洗了澡後互相擁抱入眠。早上7點半起床送她回青旅,再順便送她去機場(I’m a gentleman.)。

約炮故事No.7:被拒不下10次,耐心和堅持不懈終於獲得了回報

周日晚上出門泡妞,我的熱情並不是特別高,因為我並不饑渴。因為就在兩天前,我成功推倒了一個非常性感的西班牙姑娘,是我最好的性經歷之一,她的床上功夫絕對一流,我還在第二天早上親自給她送到了機場。我的屌非常滿意,再加上可能是我年紀大了,所以即使過了兩天也沒有特別想要的感覺。

西班牙姑娘有月經,我告訴她我真的不在乎,成功說服了她,幸虧是在她的賓館,要是在我的床上就麻煩了。

西班牙姑娘正好趕上月經,我告訴她我真的不在乎,成功說服了她,幸虧是在她的賓館,要是在我的床上就麻煩了。

回到正題,這個周日由於我在家工作了一整天,都沒出門健身,不想整天都待在家裏,於是我決定出去轉轉,也許順便還能泡個妞,沒泡到也沒事兒。想是那麽想的,但我一看到妞之後,就又得一心想著推倒了。我到Zoe(酒吧/夜店,晚上12點關門)的時候,已經是11點55了,還有5分鐘就關門了。

運氣不錯,一共搭訕了5個人,每個人的反應都不錯。先是搭訕了加拿大的一男兩女的3人組,我用了在這種情況下我最喜歡的開場白,問我的目標姑娘她是不是電燈泡(Are you the third wheel?)。姑娘說不是,我說我希望她是。另外兩個人也加入了對話,他們都很友好,我問了她們是怎麽認識彼此的(很關鍵的問題),他們說他們是學生,在學牙醫。雖然他都很友好,但是我的目標姑娘很快就告訴我她有男朋友了,於是我很快結束對話,祝他們玩得開心。

很快我又搭訕了兩個英國美女(很隨意地對其中一位美女說我喜歡她的頭發,別太糾結開場白,沒那麽重要)。她們對我的反應也很積極,而且非常碰巧也是學牙醫的。問題是她們明天下午就走了,而且她們都很漂亮,讓我沒法直接選擇朝哪一個下手。所以我和她們聊了大概10分鐘,想通過她們的反應分析一下哪個更有戲。她們想要去Spicy(Zoe關門後大家都去的夜店),我說我可以騎摩托帶她們去,但她們沒同意,於是我和她們告別,說一會兒Spicy見。

聊天過程很愉快,我給她們逗笑了好幾回,雖然沒有什麽實質性的收獲,但是兩個美女對我反應都不錯,和她們聊天給了我一個很好的心情基礎。

進了Spicy,在舞池中間搭訕了一個荷蘭的美女,我直接就猜到了她的國籍(通過她的口音和身高),還用我會的唯一的一句荷蘭語告訴她她很漂亮(我把“你很漂亮”這句簡單的話的很多語種的版本都背下來了,感覺挺有用的,至少不減分),她的反映還可以,但是很快就扭頭回到了另一個小夥兒身邊。

就在她扭頭幾秒鐘之後,我又碰到了一個高個子美女,她剛路過我,現在背對著我。於是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告訴她她的背影看起來很好看,所以我不得不拍她的肩膀看看她正面長得怎麽樣。她的反應也很積極(今晚這種連續搭訕反應都很積極的情況其實是很少見的,我經常會碰到很bitchy的姑娘,我最討厭的就是那些在我搭訕了之後,要麽假裝我不存在的,要麽直接扭頭的。連最起碼的禮貌都沒有,簡單地說一句不好意思,我不感興趣很麻煩嗎?)。

回到正題,我猜這個姑娘也是荷蘭的(口音和身高),結果不對,我又猜了德國、比利時都不對,她說她是奧地利的。我說如果我繼續猜應該是會猜到的,因為德語和荷蘭語的口音很像,說這兩個語言的國家就這幾個。

我問了一些很重要的物流問題,她叫Doris,自己一個人旅行,但是住在一個party hostel裏,今晚和很多人一起出來party的(這種情況並不是很好,因為任何一個她認識的人都可能耽誤你的好事,後來的事實也證明了),另外她後天就走了,明天去大象營玩。她說她經常來亞洲,我問為什麽,因為她喜歡亞洲小夥兒嗎?她說是因為她的工作,我問是啥,她讓我猜,還強調了身高,於是我估計她是模特,但我故意不說,故意猜她是打籃球的,她說不是,我就繼續說是打排球的,這次她直接告訴了我她是個模特。我告訴她其實我猜到了,但故意沒說。

她的整體反應很積極,我並沒有嘗試在舞池吻她,而是嘗試帶她到門口,因為夜店裏很吵,而且她隨時可能遇到她的朋友,她的朋友隨時可能壞我的好事。帶到門口後,我還可以找借口去我的摩托那裏喝水,而我的摩托就停在附近陰暗的小巷,讓我很容易下手。她同意和我去門口了,我心裏暗喜。可惜剛走了沒有幾步,她就興奮地擁抱了好幾個“朋友”,他們都是同一個青旅的,她和其中一個人聊了半天都沒有停下來的跡象,我心裏頓時暗悲。

我也沒閑著,不能傻站著,趕緊跟旁邊和她同一個青旅的幾個姑娘聊天,其中不乏一個很性感的大胸美女Lory,而且這個大胸美女的反應也挺積極的,她是半意大利半捷克的混血,於是我繼續和她聊天,如果我帶不走那個奧地利的模特,拿她備用也不錯,模特雖然臉很漂亮,但是胸部明顯比不過這款,而且這款也很漂亮。

聊天的空隙我又問了Doris一句要不要去門口,但是她說一會兒再去(她用了”in a sec”這個表達方式),於是我問她具體如何定義“1秒鐘”,這1秒到底有多長?她沒有直接回答我,這並不是一個好消息。於是我問Lory要不要去門口聊天,這裏太吵了,我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因為我們的交談很短暫,不過她倒是很爽快的同意了,這是一個很好的信號。

於是我和大胸美女Lory到了門口,她說她想和別人借根兒煙抽,碰巧借他煙的人是個意大利小夥兒,他倆正好都說意大利語,“他鄉遇故知”,於是他倆的聊天一時半會也沒結束。這時如果我直接打斷會顯得不是很酷,雖然她把我涼在了一邊並不好。於是我決定主動和這個意大利小夥兒身邊的其他朋友搭話,再盡快打斷她和意大利小夥兒的對話。離我比較近的是一個土耳其的姑娘,挺友好的。

在簡單閑聊了一兩分鐘後,我拍了我的目標姑娘Lory一下,問她要一根煙要多久,她才回過神來,說不好意思,開始和我對話。我以這群人都抽煙,我不想聞煙味為由,把她帶到了離這群人幾米遠的地方,以免他們的打擾

現在終於開始了我們一對一的博弈。我們交換了一些基本的信息,說來也巧,我剛猜那個模特是打籃球的,結果現在站在我面前的Lory過去還真的是打籃球的。我要好好把握住這一對一的寶貴機會,抓緊時間調情。我能感覺出來她對我感興趣,但同時又模棱兩可。

我很快使出了我慣用的伎倆(叫她跟我去我摩托車那裏喝水,我的水在摩托車裏),她很聰明,直接拆穿了我的伎倆,說她知道我的小算盤,她了解男人。

她給了我一個很典型的廢物測試(shit test),她說她今晚沒心情(做愛),我應該很容易找到其他的姑娘,不想耽誤我的時間

這要是換在以前,我很可能就放棄了,但是經驗告訴我不能光聽姑娘對你說的話,她們經常口是心非。而且我的經驗(經驗很重要)告訴我她的肢體語言證明有戲。

於是我反駁道:我會讓你變得有心情(做愛),我確實可以找其他的姑娘,但我選擇了你,你不認為自己很特別嗎

她說從來就沒有男人讓她感覺到特別過。我臨場發揮,說道:很可能是因為你都是在晚上這種情況下認識的其他男人,夜場很嘈雜,再加上酒精,還有混亂的人群,很難有真正很有意義的對話。而且你很可能會默認任何一個和你搭話的男人都是另一個只想和你上床的男人,這樣當然很難感覺到特別了。我願意花時間了解你,但問題是你明天就離開了,我壓根沒有這個機會。

她又反復用類似的話拒絕了我好幾次,不過在我的引導下,她逐漸透露除了一些拒絕我的原因,她說她今晚要保持低調,盡早回家,明天就去拜縣了(Pai)。她甚至承認了她來之前有想過,從來就沒試過亞洲小夥兒,這次來亞洲不如順便試一下

我聽了非常激動,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問她那她還等啥啊?我是全村最帥的亞洲小夥兒,我們趕緊吧。她半推開了我(手放在我胸口上),我繃緊了胸肌,她說你別繃著(她在我們上床後向我承認男人最吸引他的部位就是胸肌(pecs),健身再次幫到了我!)。我說你摸了我的胸,現在該輪到我了,她趕緊護住了自己的胸。

雖然她拒絕了我很多很多次,但是我有感覺到局面在逐漸好轉。現在她也真的渴了,於是叫我和她去7-11買瓶水,我說我車裏有免費的水你不喝,非得花錢去買水幹嘛?終於順理成章地把她轉移到了我的摩托車旁。

在喝水後我再次嘗試下手,再次被拒絕。即使我成功地應對了她基本所有的理性的拒絕我的理由。比如她說她想確保有8個小時的睡眠,我問她明天幾點的車,她說12點,我說現在才1點,我們還有3個小時,時間很充足。而且她住在青旅,和很多人分享同一間房,不容易休息好,不如住我那裏,睡眠質量高。

我還說我住的地方很近,5分鐘就到了,她不是很相信,還讓我在Google Maps上給她看。Google Maps顯示的結果是7分鐘,我說那是平均時間,我騎得快,而且我騎得非常好,已經在泰國騎摩托一年了,往返過清邁、普吉島都沒出過任何意外。

她終於慢慢被我說服了,最後象征性地問我會不會是一個強奸犯(最後一個簡單的廢物測試)。我說首先她問的這個問題是非常愚蠢的,即使我真的是強奸犯的話,我難道會承認我是嗎?另外,我們的臉已經出現在夜店的監控裏了,我把她強奸了豈不是很容易被抓?而且我只願意上願意上我的人,雙方都願意(mutual concent)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對強奸一點兒都不感興趣。除非你想讓我假裝強奸你,如果那是你的kink, turn you on的話。

她笑著給了我一記粉拳。我之前主動提出過發我的護照給她,讓她發給她的朋友,她說不用。結果現在問我能把護照發給她不,我說完全沒問題。她終於同意和我回家了,我被她拒絕了將近10次,整個過程大概半個小時。

回家後,我們並沒有直入正題,她非得先嘗嘗我之前和她聊天提到的山竹,於是我洗了幾個餵她吃,她吃的時候順便舔了我的手指頭並作出了很性感的表情,我一下就硬了。我剝山竹的手有點兒臟,沒直接摸她。於是我趕緊馬不停蹄地去洗手,再屁顛屁顛兒地回來和她進入正題。

總結:

別輕信姑娘所說的話,姑娘往往口是心非,默認如果她願意和你說話就說明她感性趣,註意她的肢體語言。別光理性地應對她的拒絕,手別閑著,該摸就摸。

能堅持就堅持,除非你非常自信可以很快找到另一個感興趣的姑娘。尤其不建議新手頻繁切換下手的姑娘,建議新手堅持到姑娘讓你滾為止。

另外,經驗非常重要!別光在“書本上”學習,不付出實際行動。

約炮故事No.6:見縫插針,在和姑娘的朋友在酒吧匯合之前,利用陰暗的小巷提前把姑娘搞定

回到了清邁,我開始回歸了“正軌”,白天工作,晚上出門泡妞。

今晚出門有點兒晚,到Zoe(第一個泡妞目的地,半夜12點關門) 的時候已經晚上11點50了。我很快就搭訕了第一個姑娘,她一個人在打電話,背影很好看,我走到她面前。微笑,她表示在電話上很忙,我說我一會兒再和她聊。

我轉身走向人群,剛走兩步,就遇到了今天的女主角Bailay。她原來是我剛搭訕的姑娘的朋友,正在找她。但是我成功地把她攔截住了,她看到了她的朋友也放心了。

她的反應很積極,我們的vibe很好,而且她身體的距離和我離得很近,對我的肢體接觸也毫不抵觸。我問了一些常規的但重要的物流問題,弄清楚了她和另外一個姑娘在一起旅行(後來才知道是另外兩個姑娘), 今晚她們也一起出門,後天就離開清邁了。

當她告訴我她後天就離開清邁的時候,我和她說了我常用的“That means we can only have a short but intense romance.(那意味著我們只能有一段短暫但激烈的浪漫)”,她的反應也很積極。通過上述種種跡象,我已經很有把握地判斷:我可以對她下手了

就在這時,我認識的兩個朋友突然出現,和我打招呼。他們都是我的約炮圈的朋友。不過我都是自己出門約炮,如果碰到他們,會和他們互相幫助。

回到正題,雖然他們是我的朋友,但是在目前的情況下,和他們聊天是很糟糕的做法,我要好好利用和我面前的姑娘一對一的機會,趁熱打鐵。於是我和他們打招呼,並很快說一會兒在Spicy(下一個夜店)見。他們心領神會,和我們說了一會兒見,就走了。

我雖然是和姑娘一對一,但是我們周圍都是人,她的朋友也在離她大概5米的地方。於是我決定以去我的摩托車拿水喝為理由,帶她到人少的停車場(只有幾十米遠),她很爽快地答應了。這招非常重要,因為不但可以很好地把姑娘和她的朋友及人群隔離開(防止他人的幹擾,更容易和姑娘親熱),而且還可以看她對你的服從度(compliance test),如果姑娘很爽快地答應跟你走,代表著一個很大的綠燈。

於是,我們在聊了5到10分鐘之後,到了停車場,她說她也想喝水,我說我先喝,這樣好證明水裏沒有roofie(一種迷奸藥,我從來沒用過,也從來都不會用),她笑著說她信任我,又說我很sweet。我反問道“你沒嘗過我,怎麽知道我很sweet”?剛問完沒有1秒,我就把嘴湊上去開親。

在大概5到10秒的親吻後,我說“不錯啊”,姑娘說她是個good kisser,我說”Impress me.” 這次我們至少激吻了一分鐘,我的魔爪也沒閑著,緊緊地摟著她的腰,猛抓她的屁股和酥胸(我非常喜歡她的胸,又大又有彈性,她沒帶胸罩,所以手感特別好),她一點兒都沒有回避。她明顯是個很開放的姑娘。

胸是這樣的 :)(在姑娘的社交媒體上截的圖)

這時已經12點了,Zoe已經關門,大部分人都會去Spicy(夜店),我非常不想帶她去Spicy(因為那裏會有各種問題出現,很多她在青旅認識的人都可能會壞我的好事,而且那裏競爭激烈,狼多肉少)。我努力提議和她一起去清邁大學的湖邊看螢火蟲,提議被否決,她要和她的朋友在一起,這很正常。

於是我提議去Warm Up Cafe,清邁最大的夜店/酒吧,但因為離Zoe比較遠,所以大家都去Spicy。Warm Up Cafe的好處是,那裏99%的人都是泰國人,不存在競爭。我拼命誇獎Warm Up Cafe,拼命貶低Spicy(我確實不喜歡Spicy,很討厭那裏的音樂,而且非常擁擠,我去那唯一的原因就是我的目標人群在那裏)。終於說服了她們一起去Warm Up Cafe,同時我趕緊打電話給我的兩個朋友,叫他們過來,正好3男3女,另外兩個姑娘也很漂亮。

我的朋友們及時趕到,他倆都有摩托車,正好各帶一個姑娘。幸虧我的摩托車沒和他們停在一起,這給我制造了單獨騎摩托帶姑娘的機會,為了讓她的朋友放心,我和她的朋友和交換了Facebook,說到時候找不到我們就打電話。

我決定在Ward Up Cafe匯合之前,嘗試先在一個漆黑的小巷裏把姑娘推倒。因為她的朋友非常容易壞我的好事(後來的事實證明,確實壞了我們的好事),而且我判斷出姑娘的buying temperture很高,而且很開放,提前推倒的幾率很高。如果提前推倒了,我的心態也就非常穩了,匯合之後可以更從容,不患得患失。

於是我在去Warm Up Cafe的路上,除了聊一些不痛不癢的話題來建立舒適度之外,又加了對姑娘的誘惑。她已經主動在摸我的腹肌了,我又把她的手引導到了我的boner(勃起)上。我知道在去Warm Up Cafe的路上有一個非常完美的黑暗小巷, 我之前至少在那裏推倒過一個英國姑娘,一個波蘭姑娘(我目前能記住的)。都是同樣的情況:沒法帶回家,目標姑娘必須得繼續和她的朋友們在一起。我暫時單獨騎摩托帶目標姑娘去目的地和大部隊匯合。

於是我提議道:“我估計她們肯定沒我們快,我們的時間還很充裕,我知道一個很好的黑暗小巷,我們不如在那裏先親親嘴兒再和你的朋友們匯合(沒直接說做愛,因為那樣成功率低)。”我在說的同時,心理默默祈禱姑娘會答應,結果姑娘真的爽快地答應了!

因為是在室外,我還是有點兒害羞和緊張的,但是非常刺激,我才5分鐘就繳械投降了。我是她的第一個亞洲小夥兒。

我們一起去了Warm Up Cafe,進去沒多久,不知道具體為什麽,3個姑娘非得要一起回家。我的兩個朋友中的澳大利亞朋友和其中的一個姑娘相處得很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是可以搞定的。但另一個英國朋友和他的姑娘出現了問題(具體問題不是很清楚,大概就是姑娘給他惹到了,他決定不慣她毛病,直接走了。)

我的姑娘Bailay和我留了聯系方式,吻別,相約明天見。

今晚成功的關鍵舉動:帶姑娘單獨去停車場接吻,說服姑娘們去更有利我泡妞的Warm Up Cafe,及時找到我的朋友和我一起泡妞,說服我的姑娘先和我去陰暗的小巷“親嘴兒”。

P.S.:今晚很幸運,只搭訕了兩個姑娘就成功了。平時很可能得搭訕個20個姑娘,記住:It’s a numbers game. 搭訕的越多,越容易成功。

為什麽要學英語 – 我的英語學習之路

約炮生活博客,你甚至能學英語?!!

我除了被迫花錢在學校上垃圾英語課程之外就沒花錢上過英語課,而我現在可以輕松地在國外混,有時還會有人問我是不是美國人或者加拿大人,我經常可以要到陌生美女的電話號碼,基本每周都可以推倒新的姑娘,可以看出來我的英語自學還是很成功的。

其實我曾經很討厭英語,英語也非常差。我英語變好的原因是因為我逐漸找到了很多掌握英語的好處,接下來,我們可以一起看看我的英語學習之路。

還記得第一次學英語是大概小學3年級的時候,小學英語還不是必修的學科,我媽給我報的課外班。我當時的感覺就是這是什麽B玩意啊?學這個幹什麽?太無聊了。當時學英語的唯一原因就是我媽花錢讓我去學了,為了孝順,不浪費學費(但實際上真的浪費了)。

從初中開始英語成為了必修的課程,但老師始終沒有告訴我為什麽要學英語,我只知道背單詞很無聊,背整段的課文更無聊而且沒有用。但是我有開始喜歡一些英文歌,電影,我發現背歌詞、跟著唱不但不無聊而且很容易記住。

我從高中開始英語成績越來越好,最大的原因就是我越來越意識到了英語的重要性,也許是我所學的所有學科裏未來唯一有用的學科。而且我也意識到了學好任何東西的前提是找對學習的原因和動力。我完全沒有找到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對我未來的意義,因為我根本不打算研究它們,知道最基礎的東西就夠了。政治更是最惡心的學科,完全沒有用,浪費時間,殘害生命。但是我找到了很多學習英語的原因,如下:

考試成績高,可以哄老師和家長開心。

可以周遊世界。

可以聽懂英文歌。

可以有更多機會。

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可以認識世界各地的朋友。

可以更好地了解、享受這個世界。

可以原汁原味地看好萊塢電影和各種好看的美劇。

可以泡洋妞(當時還沒有意識到,但現在我意識到了這條的重要性)。

可以讀英文書、聽英文講座、上英文網站,獲取更多、更好的信息,長見識

可以和世界交流,做一個“地球人”,而不是“中國人”,對於更好的人生至關重要。

但是因為我對中國教育制度極度厭惡,加上課業的繁重,當時我並沒有太多精力可以放在學習英語上,我的英語雖然有進步,但還是不夠好。尤其是口語,因為考試不考,所以我也不練。

我第一次和外國人對話還是在去上海上大學的路上,坐飛機的時候。我看到一個中年華人穿著太陽隊的T恤在過道裏慢慢前行,我當時是NBA太陽隊的鐵桿粉絲,我就跟坐在我旁邊的我媽說“看那人,穿著太陽隊的T恤!我得問問他在哪買的。”我媽說,“說不定他坐在我們邊上呢。”然後他果然就一屁股坐在我們旁邊了,於是我馬上就激動地告訴他我也是太陽隊的球迷,你那T恤在哪買的。他用比較標準但不流利的中文說,“我不會說中文。”

我當時沒敢馬上就用英語和他對話,因為心裏一點兒底都沒有,從來沒幹過這件事,我又比較害羞。經過了一系列的思想鬥爭,我終於鼓足了勇氣開始和他對話。他原來是加拿大人,而且來自太陽隊隊長Steve Nash的故鄉Vancouver,雖然我口語很不好,但是他很有耐心,大概兩個小時的旅程我們的對話就沒停過,他給我看了許多照片,我長了很多見識。他給我留下了他的電子郵箱和MSN,我們就依依不舍地告別了。通過這次對話,我更加堅定了要學好英語的決心。

我開始了大學自習室的自習英語之路。我發現因為學校沒教,我連音標都不會,有很多音都發不準。於是我從音標開始學起,自己上網找資料。我更註重學校不註重的口語和聽力,背了很多歌詞,以學英語的名義看了很多美劇、紀錄片和電影,背了很多托福單詞(後來才意識到沒用,後悔),把手機的系統語言也換成了英語,利用一點一滴的時間學習英語。因為大學前兩年的校區在農村,並沒有什麽和國外友人交流的機會。我們系裏一共就有三國外國人,一個來自蒙古,一個來自尼泊爾,一個來自烏幹達,雖然英語口語都比我好,但是都有口音,所以也沒和他們練太多英語,大部分時間都是他們和我練漢語。

感謝萬能的互聯網,讓我可以免費接觸到大量高質量(質量大於等於《舌尖上的中國》)的英文紀錄片和講座,讓我大開眼界,這些紀錄片和講座比我在大學裏上的任何課程都好無數倍,既學知識又學英語,一舉兩得。

大三我開始搬入市區,開始可以遇到歐美的留學生了,一天中午我在大草坪上邊散步邊聽英語,看到了一大群(10多個)白人留學生圍坐成一圈,我鼓起勇氣走上去說,“我正在練習英語聽力,然後我看到了你們,我問自己為什麽不和你們聊天,這樣效果豈不是更好?”他們都很友好,接納了我,我們很快成為了朋友,隔三差五都要一起出門吃飯、開趴、蹦迪。他們都是歐洲人,並非以英語為母語,但我能感覺出來他們的英語很好。和他們混熟了,再加上我有在網上找到願意做語言交換的美國人,通過美國人又認識了他的美國朋友圈,再加上後來我開始去一家超小的瑞典創業公司實習,純英語環境,又認識了一些美國的同事和朋友。雖然身處中國,但我完全沉浸在了英語的環境當中,這應該是我英語口語提高地最快的階段。不但學到了很多英語,也長了很多見識,在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大學畢業的時候,我的英語應該已經比較可以拿得出手了,無論是日常交流還是聽各種英文的有聲讀物都很輕松。

在中國交國外的朋友很容易,因為他們畢竟是在你的地盤上混,有個本地的朋友會有很多好處。你可以在很多地方幫到忙,我甚至還幫朋友拍了婚紗照。

學習英語讓我可以來澳大利亞生活、旅行、賺錢,我曾經一個月賺了大概6000刀(3萬多人民幣)。我現在已經在澳大利亞生活一年多了,但並沒有感覺英語進步非常大,只是更好地適應了澳洲的口音,更容易根據口音判斷出一個人來自哪裏,更會和姑娘聊天了。其實你完全不需要花錢上課,或者出國,就可以把英語學好。有花大價錢請外教上一個小時課的時間,你可以和外國朋友一起吃飯、玩耍好幾個小時。

我覺得在像上海這樣的國際大城市,練英語口語最好的方式之一是:找到外國人會用的本地網站,比如Shanghai Expat, Enjoy Shanghai, 在相應的廣告區找語言交換,最好只找英語為母語的人,再通過這個人的朋友圈認識更多的人,並經常和他們混在一起。

當然這還不是最好的辦法,最好的辦法應該是找一個以英語為母語的炮友或男/女朋友。這點對於長得還不錯的女生或者長得難看但正好符合某人審美的女生來說比較容易,對於男生來說比較困難。以我當時的約炮水平,能找到也算比較性運。當然,這需要你英語口語已經有一定基礎,可以比較流暢地溝通。

如果你在小城市,趁著年輕,為什麽不去大城市吃吃苦,漲漲見識?那裏有更多的機會等著你。

英語是你在確定人生目標前最應該花時間學習的東西之一。我通過英語這個媒介學到的知識是無價的

我不敢想象如果我沒有好好學習英語會多麽慘,思想會多麽閉塞,眼界會多麽小。

學習英語不僅是學習一門語言,更是學習一種文化。英語可以為你打開很多大門,給你的人生增加更多可能性。我現在學英語最大的動力是以為國爭光、為亞洲男人爭氣的名義泡洋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