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的誘惑,我在美國和小師妹的性與愛

首頁 討論群 約炮交流區 約炮記錄 出軌的誘惑,我在美國和小師妹的性與愛

該主題包含 1 則回覆,有 1 個參與人,並且由  stone3 週, 5 天 前 最後更新。

正在檢視 2 篇文章 - 1 至 2 (共計 2 篇)
  • 作者
    文章
  • #170

    stone
    參與者

    我在美國東部一個大學讀的博士,博士畢業之後就在附近找到了一份專業相關的工作。工資比不上大城市,但是能在Trump當政之下找到願意給申請工卡的工作就已經很棒了,況且一開始就給我一個管理實驗室的職位,對以後的發展有很大優勢。因為是新公司,工資福利都一般,美國本國畢業生不願意來,所以我借此機會把我的師兄弟姐妹們都叫來實習了一番。一來算是幫他們長工作經驗,二來都是熟手,實驗室的活做得比一般美國人漂亮得多。後來畢業的畢業,跳槽的跳槽,最終我們那一批人只剩下我和我的小師妹昕,老板又給我們申請了工簽,估計最近兩三年我倆基本就待在這家公司了。

    昕和我不是從同一個導師手下畢業的,但是因為我們系中國人少,以前經常一起聚會也就相熟起來。昕是研究生畢業,比我小了四歲,和我媳婦是老鄉,有男友但還沒到談婚論嫁的地步。昕沒有那種一眼令人驚艷的長相,但是長得秀美,很耐看,一米六二的個頭,身材還不錯,胸有點小,但是屁股又翹有大,性格也不錯。說實話,是我喜歡的那種女人。

    其實她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我並沒有對她有任何非分之想,但是她的香水味逐漸引起了我的註意。昕喜歡噴香水,她說我們廠產的東西臭,所以包裏總是帶著一瓶,以至於聞著味道就知道她來沒來過這裏。不知為何,那種香味對我有致命的誘惑,甚至有一點催情的效果,別人卻都沒啥反應。聞的久了,讓我自然而然的開始註意她。我曾經讓媳婦買過同款的香水,好象是紀梵希的,但是味道總覺得有些不同。雖然後來因為只有我們兩人留下了,我倆的工作交際又很多,我們變得比以前要親密一些,但是我一直保持克制。直到有一次,我不小心越線了。

    我負責三個實驗室,其中有一個是做研發用的,我把昕安排到那個實驗室,讓她負責操作所有的項目。雖然她是負責人,但其實就一個光桿司令,大部分項目都是我告訴她想法,她來操作,我只是偶爾去看一下進度。那一天,和往常一樣,我去看一個項目的進度,正趕上她想從大桶裏取樣就喊我幫忙。我說我自己來就好,妳接著洗妳的試管。她說好,就背過身刷瓶子去了,也沒跟我客氣。我自己把大燒杯放在地上,把桶傾斜慢慢的往裏倒。樣品流的很慢,我無聊一擡頭正好看到了昕對著我的屁股。因為姿勢的原因,她的臀部緊繃著,比以往更翹了。我盯著她的屁股看,欣賞著那若隱若現的內褲痕跡,完全忘了手上的活兒,等到我回過神來,油已經躺了一地。我驚慌中想擡起手中的桶,不料桶從手中滑落,結果我為了探身撈桶又踩在油上滑了出去,我的臉結結實實的拍在昕的屁股上。昕驚呼了一聲,轉身看到了身後的一片狼藉,帶著怨念的瞪了我一眼,問我剛才在幹什麽倒了一地油,然後又突然想起來什麽紅著臉不說話了。我自知理虧,只能一個勁的道歉,當時別提多尷尬了。過程中,昕也不理我,只是紅著臉埋頭收拾。直到最後,她才撇了我一眼說了句,“流氓!”。但那表情根本不是生氣,更像是在撒嬌。我頭一熱,回了一句,“聞起來不錯。”。昕剛緩過來的臉色刷的變得比剛才更紅,她蹲在地上瞪著大眼睛看我,表情很復雜。我尷尬的笑了笑,找了個理由奪門而逃。那一天,成為了往後所有瘋狂的引子。

    我會在最近幾天下班后找時間继续寫。

    #171

    stone
    參與者

    接著上次的說。
    那天過後我們誰都沒再提起過這件事。但是我倆反而比以前更熟了一些,以往一些淺嘗輒止或者根本不會聊的私人話題也成了我們打發時間時的話題,也許這都歸功於與她臀部的親密接觸吧。在聊天中我們談起她的男朋友,她似乎有諸多不滿,我後來見過幾次,長的黑瘦陰郁,跟她陽光的外表完全不搭配。我說不合適就分手唄,何必這麽吊著?她嘆了口氣,說已經不能適應單身的生活了,先這麽過吧。然後她用一種怪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小聲都囔了一句說:“XX真幸運。。”。我問妳剛才說了啥,她說啥都沒有,然後起身幹活去了。XX是我媳婦。我當時就察覺到我跟她有戲,但是我真是有賊心沒賊膽。

    真正的突破是在去年感恩節前。我們公司辦了個party,邀請員工及家屬來吃飯,就在公司一層的大廳裏,吧臺隨便喝,搞得挺熱鬧。那天昕化了妝,唇紅齒白,黑色的緊身線衣,灰色的短布裙,黑色的厚絲襪以及深藍色的高跟鞋,比以往還要靚麗的多。那天很開心,氣氛和好,大家都喝了幾瓶啤酒,有些微醺。忘了具體是什麽原因,好像老板要我去實驗室拿什麽東西,我不知道在那裏,就拉著昕一起去。當時我媳婦在和老板娘聊天,昕的男朋友在和幾個男員工喝酒,似乎沒有人註意到我們的離開。

    我和昕有說有笑的上了二樓實驗室,鬼使神差,進了實驗室之後我反手把門鎖上了。酒壯慫人膽,我噴著酒氣跟昕說,妳今晚很漂亮,頗有調戲她的意思。她嬌笑了一下,說妳老婆就在樓下呢,妳別不正經。說完,她就踩著凳子去取櫥頂上的盒子。明知道我就在她身後,她的屁股卻翹的快把底褲露出來了。這明顯是在誘惑我,我欣賞著眼前的春色,正在糾結要不要進一步試探一下。突然有人劇烈的擰了幾下門把手,嚇了我一跳。昕更是嚶了一聲,腳一滑,直接栽倒我懷了,連著把我也帶著一屁股坐在地上,我們四目相對。門外的人有擰了幾下門把手,然後就聽到腳步聲遠去的聲音。那人走了之後,我倆依然沒有松開對方。我從她的眼睛裏看到了火,我低頭輕吻了她一下。她立馬仰頭回吻了我,我興奮的親上了她的脖頸,她在我耳邊興奮的喘息著呼出熱氣。

    性欲完全占據了我的腦子,當時什麽都沒法想。“我們得快點!”我一邊試圖脫她的衣服,一邊說。她紅著臉嗯了一聲,然後推開我的手,站了起來。我原本以為她拒絕了,正心想著要壞事了,這是強奸性騷擾啊。卻不料她起身後把雙手伸到裙子下,利索的把褲襪和內褲一下子擼到了膝蓋的位置。我還等什麽?我立馬起身雙手環住她的兩片赤裸的臀瓣,把她抓起來放到背後的桌之上。昕喘息著,配合的向後倒躺在桌子上,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我。我把她的雙腿抱起,左手一模她的下體,早已經泛濫成河了。我急急忙忙的掏出雞巴,在她的陰道口懟了兩下,然後直接一插到底。她興奮的長大了嘴,但又不敢發聲,只能狠命的抓住桌子邊沿。我剛抽插了兩下突然感覺一股熱泉包裹著我的雞巴,一低頭,她居然高潮了,大量的淫水流了出來,淌了一桌子。我也興奮異常,趕緊很懟了幾下抽出來,精液噴了出來,全部噴在她的大腿上。我一共插了不到十下,兩人居然都高潮了。

    事後我倆看著對方,不約而同的都笑了一聲。之後我們沒說一句話,很有默契的配合著打掃完了戰場,然後沒事人一樣的回到了一樓的人群當中。那一晚,我們再也沒說一句話,只是偶爾心有靈犀的穿過人群四目相對。一顰一笑,一場瘋狂。

正在檢視 2 篇文章 - 1 至 2 (共計 2 篇)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

還在找約砲神器和約炮APP?你out了,來台灣約砲網論壇,最良心的約砲軟體推薦,打炮不求人,保證約到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