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夜店

約炮故事No.3:橫刀奪愛,20分鐘帶回家一位正在和另外一個小夥約會的比利時姑娘(附聊天音頻)

故事發生在上周四,但要從4周前說起,還記得我和波蘭獸醫姑娘的合影嗎?她和另一個波蘭姑娘一起出的門,另一個波蘭姑娘被一個牙買加的小夥兒Dre泡到了,咱倆屬於戰略合作夥伴。

而我上周四晚又碰到了Dre,他正在坐著和朋友聊天。我過去打了個招呼,有註意到他旁邊有個金發美女。我問了下他們是怎麽認識的,他說今晚出門認識的。我順便和金發美女打了個招呼,她叫Charlotte,我直接猜她是不是德國的,她說不是,我接著猜荷蘭,她說不是,我猜匈牙利,她說不是,我又猜比利時,終於猜對了。

因為他們都坐著,我一個人站在對面有一點兒尷尬,我看到了她的大長腿,於是我說她一定很高,想讓她站起來。她說她一米七八,還順便站起來了,正合我意,但是我們聊了兩句她就又坐下了。

她很友好,但是我看人太多,不好下手,而且他們還都坐著,我幹站著有點兒尷尬。於是我說了聲一會兒見就先撤了。

撤了之後,我又遇到了周二出門時遇到的一對兒情侶。周二在Spicy關門後,我還是沒泡到妞,已經準備回家了,又碰到了一個還不錯的姑娘,上前搭話。她人很好,她叫Urate,立陶宛人,我們對話的氣氛很好,幾分鐘後一個男的過來,想加入我們的聊天,剛開始我還以為他是想搶她走,慢慢才意識到他們其實是一對兒情侶。男的人很酷,叫Joshua,36歲的加拿大老爺們,告訴我他是企業家,手裏有6個生意,還主動加我Facebook。我已經要回家了,但是他們還想繼續party,於是我向他們推薦了LasVegas,因為不遠,他倆人又很好,我就直接騎摩托帶他倆去了。結果LasVegas當晚沒開門,他倆住得也不遠,於是我就帶他倆回家了。我們的關系還不錯。

這裏還有個小插曲,送他倆回家後,我有點兒餓,於是去麥當勞點了個29泰銖的雞肉粥準備回家喝。我拿到了外賣,準備要走,鑰匙都插到摩托裏了。這時看到了一個白人姑娘,路過我,還微笑了一下。我問她微笑是不是給我的,她沒吱聲,於是我繼續問她問題,她的舉止有點兒奇怪,很少回答我的問題,我又問她是不是喝多了,她說是。她很少說話,呆呆的,很難問出很多信息,我只知道她是北愛爾蘭的,來清邁2個月了,聖誕節飛回墨爾本。

她大概是我碰到的最奇怪的姑娘之一,基本不主動說話,我問她10個問題,她大概能回答1個,而且回答還很簡短。雖然她很奇怪,但是她還算可愛,而且是我當晚最後的希望了,於是我決定再花點兒時間,看看能不能把她帶回家。我承包了99%的對話,長話短說,在分享了她點的薯條和水後,我成功地把她帶回了她家(她家更近),並推倒了她。她的床上功夫很差,於是我壓根都沒留聯系方式,說了聲晚安就走了。

這裏又有第二個小插曲,兩周前,我在Tinder上遇到了一個住在清邁,在網上教中國小孩兒英語的美國姑娘,她突然不回復我了,於是我在兩周後發了一個句經典的“I feel like we’re growing apart 🙁”。她回復了,而且願意見面。問題是她每天下午5點就開始上班了,而我一般都得下午兩三點才開始有空,不方便推倒她。不過,因為前一天晚上我推倒了那個奇怪的姑娘,不是很饑渴,而且這個姑娘住在清邁,很可能第一次推不倒,我打算慢慢來,第一次先認識認識。

於是我下午三點和她見面,到她的住處接她,到清邁大學一起喝了杯smoothie,我不急不躁,都很少摸她,但是在聊了半個多小時後,感覺明顯有戲,還是自然而然地下嘴了,她很高興地親了回來。我想試探一下,說外邊太熱了,不如讓我參觀參觀你住的地方吧(提議去她家,因為她可以隨時在家開始工作)。她很爽快地同意了,我心裏暗喜。到家後,我們寒暄了幾句就進入正題了。本來以為她5點上班,我們只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結果她告訴我其實今天她6點才開始工作,於是我們定了個鬧鐘到5點40。我控制得很好,在床上一直堅持到了5點40。她活兒很好,讓我非常滿意,我祝她工作順利,我們改天再見。

回到當晚,我又碰到了那對情侶,他們看到了我很高興,還說要幫我泡妞,於是我們去了Spicy,他們今晚要做我的wingman和wingwoman。

我們站在DJ臺旁邊,不至於太擠,而且音樂音量不至於特別大,又比舞池高出了一個臺階,視野比較好,方便發現美女,比較理想的一個位置。可惜我們在那裏待了大概20分鐘,我也沒找到合適的目標。就在這時,Charlotte出現了,就她一個人。我們同時看到了對方,於是我們開始對話。

我可以感受到她的態度很好,很積極,我們的對話很流暢。我給了她一個spin(讓她轉一圈),她聽話地轉了一圈,緊接著想讓我也轉一圈,我問她是不是一個女權主義者,講究事事平等,她說不是,就是因為好玩。我說我們還可以一起做很多更好玩兒的事兒(通過我的語氣,她應該知道我是指上床),同時給了她一個壞笑,她的反應很積極。於是我問她來泰國多久了,她說她在曼谷做了4個月的交換生。我說都來4個月了,有和亞洲小夥兒在一起過沒?她說沒有。我說我替她感到遺憾, she’s missing out.

她說她在找廁所,廁所就在旁邊,我告訴她我可以帶她去,撒尿前先親個嘴兒吧(因為我能通過她的肢體語言判斷出來她對我感興趣),她沒有拒絕。於是我開始下嘴,下嘴的同時緊緊地摟住她的後腰。親了大概10秒鐘,我先松嘴,放她去上廁所。從我們再次見面到接吻大概也就花了3分鐘時間。

我不想幹在廁所外邊站著等她,顯得不夠酷,又needy。於是我找到了我的wingwoman,告訴了她目前的情況,讓她和我在廁所附近聊天,這樣Charlotte出廁所後肯定能碰到我。看到我和另一個美女聊天不但讓我顯得更酷,又能提高我的社交價值。

幾分鐘後,Charlotte從廁所出來了。我主動介紹我的wingwoman和她認識,並說她是我的朋友,以避免Charlotte誤以為我很快又去搭訕了另一個姑娘。我想在Charlotte碰到她朋友之前盡快隔離Charlotte,於是我在介紹她倆認識後,很快告訴Charlotte,在碰到她的時候我就有點兒渴了,正打算出門去我摩托車裏拿水喝,很近,想不想跟我一起去?我們正好可以聊聊天,夜店裏太吵了。她很痛快地答應了,我心裏暗喜。

因為我們已經接吻了,帶她到我停車的陰暗小巷,肯定還可以繼續接吻,而且周圍基本沒人,更隱蔽,更容易下手。


(音頻從我和她出夜店開始,一直到我騎摩托帶她走結束,因為周圍很安靜,所以錄得很清晰。)

我拉著Charlotte的手往我的摩托車那邊走,邊走邊聊(聊什麽不重要,關鍵是氣氛要好,不尷尬,不要一直想著要調情,尤其是在你已經接吻後)。有人拍了我肩膀一下,是我的wingman Joshua,他看到我和Charlotte在一起,以為我們要一起回家了,很高興地以祝賀的口氣說再見。因為這時還不確定,而且我和姑娘說我們只是去摩托車喝水。所以我信誓旦旦地說一會兒夜店裏見,我們去喝口水。但我心裏偷偷地希望我可以直接帶走姑娘,不需要再回夜店。結果我還真的幸運地直接帶走了姑娘。

我對她進行了一點點冷讀,問她是不是抽煙,她驚訝地問我是怎麽知道的,我說她有一個sexy smoker voice。我們順便聊起來抽煙、抽大麻的話題。

有人擔心和姑娘沒話聊,那說明你對她還不夠感興趣,或者太緊張。如果你帶著好奇心,真正地試圖去了解一個姑娘,你會有無數的問題可以問她。

我及時地問了重要的物流問題(詳情請見《推倒姑娘的關鍵——物流(logistics)》),發現她明早8點的飛機去曼谷,住在一個青旅,現在已經1點了(得盡早推倒她,否則就太晚了)。

我說這天有點兒冷啊,邊說邊摟她。這招冷天熱天都管用,熱天顯得你很可愛,找了一個明顯有誤的借口去摟她。摟住後我就又下嘴了,邊下嘴再邊摸摸屁股和胸,下嘴後我提前松嘴,並告訴她:親嘴親得不錯啊。她說我親得也非常好,沒有料到一個亞洲小夥兒可以親得這麽好,我說她明顯是他媽種族歧視啊。她抱歉。我說,這麽說的話,那還有更多事情是她不會料到的(暗示我的床上功夫也很好)。她咯咯直笑。

於是我打算嘗試帶她回家,我問她最喜歡什麽水果,想以吃水果為借口帶她回家。什麽借口不重要,但最好給她一個借口,而不是直說你想帶她回家上床,因為很少有姑娘酷到可以直接接受你那麽直白的邀請。她說草莓,我說作為一個誠實的人,我不得不說我家沒有草莓,不過我有番石榴和椰子,百香果剛吃沒。

我有朋友把煙落在我家了(之前推倒的一個姑娘落的),她想抽煙的話,還可以在我的陽臺抽煙。她說她剛開始戒煙,我說我可以幫她戒煙,給她把關,每天發信息問她今天有沒有抽煙,如果她堅持30天不抽煙的話,我可以發一張裸照給她作為獎勵。又把她逗樂了。她說她才不要屌圖(dick pic)。我說誰說要給你發屌了?我的屁股也很好,你摸摸,她摸了摸,承認確實很好。我說她的屁股也很好(確實很好,我親她的時候已經摸過了,她穿了一件很短很薄的短褲,摸起來手感特別好)。

她說但是她並沒有健身,說到健身,我又找了另一個借口,我說我經常去我家附近的清邁大學健身,我可以帶她去看看,並告訴她怎麽健身,只有5分鐘的路程(到目的地的時間盡量往少了說。實際得10分鐘,估計玩命開,5分鐘也能到,所以不算撒謊)。而且附近還有一個漂亮的湖,我之前去過,看見過上百只螢火蟲(提供更多賣點,好帶她走,實際現在冬天已經沒有螢火蟲了,得夏天才有,但是我還是沒有撒謊,因為我說我之前去過,看見過螢火蟲,並沒有說今晚一定有螢火蟲)。

她告訴我,她覺得有點尷尬,因為原來她今晚是和一個從Tinder上邊認識的小夥兒約會,但小夥兒喝醉了(又多了一個不應該多喝酒的原因,喝醉了,姑娘都丟了)。我說她沒有職責要一直陪著他,而且他很可能有whisky dick(喝多了,屌硬不起來)。她說她對他的屌不感興趣。我說好吧。她說要是能把他甩掉會很不錯,我說沒問題,我可以幫她。

她說我很smooth(能說會道,老司機的意思(她在給我一個廢物測試,詳情請見《她說你是一個player,怎麽應對?》)),我故意曲解她,我說我當然很smooth,我是亞洲人,我的體毛很少,皮膚很光滑(smooth還有光滑的含義),不信你摸摸。她摸到了我的胸肌,說“This is crazy”,贊美我的胸肌。我說這就是為什麽我應該帶你去看看怎麽利用你的身體自重去鍛煉身體,繼續嘗試帶走姑娘。我繼續添磚加瓦:那裏有美麗的星星、月亮、湖、山,可以聽任何音樂,而且明顯還有一個很好的伴侶(我)。

她終於被我說動了,與此同時我們又親熱起來。親完之後,姑娘特意告訴我“有件事情在走之前先說清楚,別指望我們會做愛”。我說“你放心,我不那麽在意結果,我憑感覺走,順其自然。”她還解釋說“因為很多小夥兒都會期待著同一件事”。我繼續讓她放心,說道:“雙方都同意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如果只有我想要,而你不想要,那豈不是強奸了?我覺得關於性愛,心理比肉體更重要,雙方必須得互相有感覺。所以我從來不花錢買性,因為妓女只是為了完成她們的工作罷了,對我沒有感覺。”她非常同意我的說法。

我說作為一個紳士,我得把我的外套給她套上,雖然我會感覺到冷。於是,我在給她套上外套後,騎摩托帶她走了。在“去湖”之前,我提議先去我家拿點兒東西喝,她欣然同意。結果我們根本就沒去什麽湖。我在陽台上讓她看星星、月亮和大山。在她身後摟住她,and it’s game over, the rest is history, the sex was amazing 😊

她還告訴我,她已經4個月沒有做愛了,幸虧她沒問我上次做愛是什麽時候,因為我昨天一口氣上了兩個姑娘(一個淩晨4點,一個下午4點),而且我很誠實。

我是她的第一個亞洲小夥兒,她非常滿意,我告訴她不客氣。給她送回家都快早上5點了,她還能咪一個小時就得去機場了。祝她一切順利。

如何在酒吧和夜店泡妞、撩妹、約炮

我喜歡自己去酒吧、夜店泡妞約炮,因為非常靈活、效率高。所以本回答主要講怎麽獨自出門泡妞,但其實都一樣,當你和一群朋友出門,碰到了一個你喜歡的姑娘並一對一互動時,你其實還是要靠你自己泡妞。

我們先看一下在酒吧、夜店泡妞的優點與缺點:

優點:

  • 希望被泡的姑娘較多,絕大部分姑娘都打扮好了等著遇到合適的人,其中不乏很多當晚就DTF(down to fuck)的姑娘,也許她在等的不是你,但她在等某個人,你不搭訕她怎麽會知道?
  • 姑娘體內的酒精幫助你降低難度,又給了姑娘一個和你上床的借口(我喝多了,他乘人之危)。
  • 夜場的美女密度高,尋找美女的時間成本低,效率高。

缺點:

  • 很少有自己去夜場的姑娘,如果有的話,她會是你最好的目標。姑娘的任何一個朋友都有可能壞你的好事,這種情況實在太正常了。
  • 夜場充滿了競爭,你不但要面對姑娘的朋友壞你好事,還要擔心其他小夥兒壞你的好事。
  • 夜場把美女的價值擡到最高,把男人的價值降到很低。
  • 夜場往往非常嘈雜,不利於溝通。
  • 夜場要到的聯系方式的平均質量較低(姑娘很可能不聯系你,甚至忘記你)。

很多人對夜場有偏見,像我們父母那一輩的人告訴我們只有壞孩子才去夜場。不過在歐美基本所有人都去,亞洲也普及得很快。夜場是很正常的社交場所,你可以遇到素質很高的姑娘。剛去夜場時你可能會感到很害怕、很不自在,這是很正常的,關鍵在於堅持和調整心態,慢慢建立起自信和強大的內心。

另外去夜場不一定要花錢,像我就基本從來不喝酒,省錢、健康、又不會降低記憶力(有助於反思當晚的得失),我頂多在個別夜店花個入場費、給明顯有戲的姑娘買杯酒。

大多數人是以玩兒的心態去的,你要偏重學習的心態,花點兒錢就當交學費了也是值得的。

要記住:泡妞是一個數字遊戲(numbers game),你接觸的姑娘越多,泡到姑娘的幾率越大。所以你總體的戰術是要重點花時間在“值得你花時間的”姑娘身上,別整晚都浪費在了一個對你不溫不火的姑娘身上

到夜場之前可以做的準備(把可控因素都控制好)

● 把你的外在形象盡量搞好一點兒,幹凈、整潔是最起碼的要求。這點顯而易見,我就不具體說了。

● 你的住處離夜場越近越好,太遠的話,當晚帶姑娘回家不現實。不推薦開房,費錢不說,而且目的性太強,姑娘不容一答應,辦理開房的過程還會降低姑娘的熱度(buying tempeture)。

● 要擺正你的心態。很多人認為自己出門泡妞很遜,不體面,loser才那樣做。但實際上,任何經常旅行的人,都要面對自己出門社交,面對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的情況,這其實是一件很酷的事。大部分人都不會自己出門去夜場,自己出門泡妞實際上是一個很男人的做法,自己出門代表著你有勇氣和自信去一個人去面對大量的陌生人。

泡妞、甚至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個道理是“你的感覺,決定了別人的感覺。”如果你覺得你自己出門很遜,別人也會覺得你很遜,如果你覺得你自己出門很酷,別人也會感覺你很酷。

再比如你搭訕一個姑娘的時候,你可以認為她高高在上,你是在打擾她,搭訕她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你是在從她身上汲取價值,那她也會有同樣的感覺,她更可能會拒絕你。但如果你認為搭訕她是一件很理直氣壯的事,你是在提供價值,她也會感覺到你的搭訕是非常合理的,很有可能會接受你。

如果你能意識到,自己出門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並用潛意識傳遞你的想法,你遇到的陌生人不會認為你自己一個人出門很怪,反而會覺得你很酷

我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出門泡妞,我能理解很多人不敢自己出門,尤其是新手,你希望旁邊有個人幫你一把,但其實,唯一真正能幫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丟人真的無所謂,怕丟人你就沒法成長。我不丟人成千上萬次,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泡妞水平,我已經丟人那麽多次了,但還是好好地活著。說明丟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因為怕丟人,沒有采取行動,沒有任何進步,結果只能回家擼管兒、空悲切。

● 出門前吃飽飯,喝足水,保持精力充沛,我還會在出門前鍛煉身體。

其實,在你出門之後,到夜場之前,你就可以開始熱身,你可以向你遇到的人打招呼,給朋友打個電話,這些都有助於你盡快進入“社交狀態”。(我並不會這麽做,作為老司機,我到了夜場之後可以直接開始搭訕。如果你有搭訕的問題,可以考慮“熱身”。

到夜場之後:

到夜場後別到處溜達,遲遲不搭訕,以防陷入一個反社交的消極狀態。如果沒遇到心動的姑娘,搭訕一個小夥兒,一般你在夜場碰到的小夥兒要比姑娘更友善,一般他們都會願意和你聊天,尤其是獨自一個人的小夥兒,他也希望能有個人和他聊天,這樣他不至於一個人在那裏傻傻地站著。這樣做的目的是把你盡快帶入一個社交狀態裏邊去,這樣當你碰到心動的姑娘就更容易采取行動,而且你主動友好地和陌生人打招呼,聊天,周圍的姑娘如果看到了,也會有一個好印象。

主動搭訕一小群人,尤其是一群小夥兒,你可以誠實地說你來這裏泡妞,他們很可能會接納你,並告訴你他們也一樣。這樣你可以拿他們當做一個“基地”,搭訕失敗後可以回到基地,和他們聊天,甚至向他們分享你的戰果。這樣你不至於在搭訕失敗後很狼狽地一個人傻傻地站在那裏,或者不停地在夜場裏遊蕩,而且如果姑娘看到你有一群朋友,你就有了一定的社交認證。

● 遵守old school泡妞大師Mystery(迷男)的“3 second rule(三秒原則)”,在看到心儀的姑娘3秒之內搭訕,這點對於新手尤其重要,否則你會在心裏不斷找不搭訕的借口,讓你越來越緊張,姑娘如果註意到你在盯著她,還遲遲不搭訕,會給你減分。

別糾結你剛開始要和姑娘說什麽,像酒吧、夜店這種社交場合,即使你只是簡單地問一下洗手間在哪,姑娘都可能會認為你打算泡她。簡單、自信、大方地和姑娘打招呼(眼睛直視對方),別用什麽天花亂墜的pick up lines。比如:

  • 你好,我叫xxx,你叫什麽名字?/可以認識你一下嗎?
  • 我喜歡你的頭發(耳環、裙子、鞋……)
  • 我剛路過,你的背影看起來很好,我特意過來看看你的臉(姑娘背對你的情況,如果姑娘長得難看,直接說:不好意思,我還以為你是我認識的一個人……如果姑娘長得好看:接著說“看完你臉之後我一點兒都不失望,我們應該認識一下,你好,我叫xxx”)

我只是簡答地舉了幾個例子,其實你說什麽真的不是那麽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肢體語言,你的潛臺詞,你的語音語調等等,這些因素才能更準確地反映出你的真正價值。因為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背一段“天花亂墜”的臺詞或撒謊、吹牛B,而顯然姑娘不可能會睡每一個會背臺詞的或撒謊、吹牛B的人,姑娘會不斷地測試你,背臺詞是無法應對測試的。

● 盡量、盡快把目標姑娘和她的朋友隔離開(極其重要):在她朋友面前很難對姑娘下手,首先姑娘很可能不好意思,覺得尷尬,而且姑娘的朋友很可能會壞了你的好事。

比如,如果我在嘈雜的舞池上搭訕了一個姑娘,姑娘反映夠積極的話,我會盡快嘗試給她帶走,說:“這裏太吵了,很難和你聊天,我們去XXX聊聊天吧。”

再比如,你可以當著她朋友的面說“作為一個紳士,我覺得我有必要給她買一杯酒”,這樣你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帶姑娘去酒吧,把她的朋友隔離開來。

● 在和姑娘互動的時候,要問姑娘非常重要的“物流問題”(詳情請見《推倒姑娘的關鍵——物流(logistics)》)。

需要弄清楚的重要問題有:

  • 你是和幾個朋友來的?:她的朋友越多,你把她帶回家的障礙就越多,她的任何一個朋友都有可能阻止你帶姑娘回家。覺得障礙太大,但是姑娘感興趣的話,可以留聯系方式,改天約出來,轉而把有限的時間精力花在障礙小的姑娘身上。獨自一人的姑娘是最好的目標,其次是當電燈泡的姑娘(和一對貌似情侶的人在一起的姑娘),我的開場白永遠是“你是電燈泡嗎?(Are you the third wheel?),如果她說是的話,我會告訴她“我是一個好人,我願意幫助你”,如果她說不是的話,我會說“我希望你是”。
  • 你們是怎麽認識的?:弄清楚她和朋友之間的關系,非常重要。像上邊寫的一樣,如果你發現這個姑娘是一個電燈泡的話,那你能泡到她的幾率就大了很多。如果你不得不和她的朋友在一起,一定要對她的朋友保證尊重和友好,別只顧著和目標姑娘聊天。
  • 今晚有什麽打算?:弄清楚她當晚的打算,如果姑娘明確地表明要在接下來做什麽事情,可以留聯系方式,改天約出來,轉而把有限的時間精力花在障礙小的姑娘身上。
  • 你明天有什麽打算?需要早起嗎?:如果姑娘明天必須早起,你當晚帶姑娘回家的幾率是極小的,可以留聯系方式,改天約出來,轉而把有限的時間精力花在障礙小的姑娘身上。
  • 你在這裏待多久?(尤其是旅遊城市):姑娘有可能並不住在你的城市,尤其是在旅遊城市,很多姑娘都只待一兩天,有很多第二天就走的,如果姑娘很快就走了,你一定要加快進度。我一般會說一句:“那意味著我們只能有一段短暫而激烈的浪漫”,來看姑娘的反應,如果她並不反感的話,很可能意味著她感性趣。

● 關於接吻:在夜場接吻其實是非常簡單的,並不需要說什麽天花亂墜的話,我基本每次出門都可以接吻。最好先把姑娘和她的朋友先隔離開。

首先,你要認為兩個互相喜歡的人接吻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如果你覺得很緊張、尷尬或者你不配親對面的姑娘,姑娘也會感覺到同樣的感覺,很可能拒絕你。所以,你要習慣於接吻,怎麽習慣於接吻?多泡妞,多練習。

其次,你最好有其他肢體接觸的鋪墊,比如拉手,摸胳膊,摟腰等等。在你們互動得不錯的時候(觀察她的肢體語言),隨時你都可以盯著她的眼睛和嘴唇並慢慢靠近。被拒絕也無所謂,別表現得你特別在意,可以假裝什麽都沒有發生,接著互動,一會兒繼續嘗試。

有很多姑娘拒絕了我的親吻嘗試,並告訴我“我是不會親你的”,你要是當真,那她就真的不會親你了。你要相信自己可以親她,比如,我有時會說“這句話我聽得多了,但是女人經常說一套,做另一套。”有時我會說“Why not?”總之,你別把被拒絕當回事,認真你就輸了。

接吻的同時別忘了盡量讓她欲火焚身。

手動調整你的Boner(勃起),頂在她身上,讓她感覺到。

手別閑著,後腰、脖子、屁股、胸、甚至pussy等(按順序來)敏感區都可以嘗試撫摸,根據姑娘阻止你的部位,可以判斷出姑娘想睡你的程度。如果姑娘沒有拒絕你摸她的pussy的話,你基本就能確定可以把她帶走了。

● 接吻之後(根據姑娘的反應)就可以考慮把姑娘帶回家了。

除非姑娘的對你的熱度(buying temperature)特別高,最好別說得太直接,否則會大幅度降低成功率。

最好找一個“借口”(自行腦洞),比如問姑娘“喜歡紅酒/某種水果/某種點心、巧克力嗎?“,她肯定會喜歡其中一種,而我早就在家準備好了這些東西。於是我提議“我們一起去吃一個椰子吧”,就把姑娘帶走了。

出於社會、文化的壓力,姑娘往往需要你有一個帶她回家做其他事情的理由,“上床”只是一個意外的情況。這樣,她未來就可以解釋道“我還以為他只是要和我一起吃一個椰子,我當時有點兒醉,被他占了便宜”。

 

姑娘擔心人身安全問題:提供身份證、駕駛證、護照、微信、Instagram、Facebook等等,讓她把你的個人信息拍照片給她的朋友,告訴她朋友如果她沒信兒了就報警。還可以一起和姑娘在監控攝像頭前邊留個影,這樣如果你要害姑娘的話也會被抓住。總之,要盡量讓姑娘不需要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姑娘答應要和朋友一起回家:向姑娘保證會在夜場關門前回去。

自己出門泡妞是取得自信最快的方法之一,因為當你取得成功之後你會意識到,你自己在一個充滿陌生人的環境中憑一己之力,取得了你想要的結果,想不自信都不行。加油!

約炮故事No.2:我是如何在9分鐘之內親吻一個和5位朋友在一起的女生的(有音頻聊天)

我決定開始分享一些我約炮的故事,希望通過我分享的實際案例,讓你更直觀地了解我的思路、我對各種情況的判斷和處理方式,對你起到教育和娛樂的作用。


音頻從我搭訕整群人開始,到我騎摩托帶走姑娘結束。6分鐘左右,我開始和姑娘單獨對話。8分鐘左右,開始重要對話。9分鐘左右,開始接吻。

上周六晚,在Zoe關門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6個人的組合,有5個姑娘,1個小夥兒,其中有兩三個姑娘還挺漂亮的,於是我決定搭訕。

當我想搭訕一個或少數男生和一群女生在一起的組合時,我會先搭訕男生,我當著所有人的面問他:“What right do you have to hang out with so many pretty girls?(你憑什麽可以和這麽多漂亮姑娘在一起?)”

於是我問了這個小夥同樣的問題,他很幽默,告訴我,“是因為他的微笑。”把姑娘全逗樂了。在他向我展示他的微笑的時候,我告訴他,“他差點把我變成了gay”。我接著問我旁邊的姑娘們(包括我的潛在目標),“假設他的微笑是10分,那我的微笑是幾分?”我的目標說我也是10分(綠燈)。這時另一個姑娘主動和我說話,問我,“昨晚在哪?是不是在Las Vegas(夜店名)?為什麽我看起來很眼熟?”我開玩笑地問她:“這是不是她泡小夥兒時用的pick up line(台詞)。”

開玩笑是很重要的事情,大家出門玩就是為了開心,如果你只是一本正經地說一堆很無聊的話,很難讓姑娘對你產生吸引

接下來,除了察言觀色,我問了非常重要的問題,來弄清楚他們的關系。你可以問“How do you guys know each other?(你們是怎麽認識的?)”。或者像我在錄音裏一樣:“Are you guys all friends traveling together?(你們是不是一起旅遊的朋友?)”。我得知他們是在同一個組織的美國誌願者,在泰國不同的地區工作,這次周末來清邁玩兒。這時我註意到我的目標姑娘之一(說我微笑10分的姑娘),雖然她對我很有好感,但明顯她和另一個小夥兒已經很親密了,所以我決定放棄泡她,集中更多精力在其他姑娘身上。

這時,一個姑娘和一個小夥在一起,還有兩個姑娘在接吻,剩下了在我面前的兩個姑娘(當你不直接表露你的意圖,只是友好地和一群人聊天時,對你感興趣的姑娘會主動留下來或靠近你)。我問她倆:“你們是不是the third wheel(電燈泡)?“來開玩笑並進一步弄清楚她們的關系,看看哪個姑娘可以泡,哪個不可以。我們繼續一些small talk,交換一些信息。我註意到其中一個叫Marlie的姑娘對我有一定好感,她還算挺可愛,說話聲音很好聽,但不是我特別喜歡的類型,我給她打個6 .5分,最多7分(我不睡6分以下的姑娘)。

很快,大家就開始要去下一個夜店——Spicy,我告訴Marlie我是騎摩托來的,我要騎車去,歡迎搭車。她問我有沒有喝酒,我說一滴酒都沒喝,並現場做了一個平衡與力量相結合的pistol squat(單腳蹲起)。她說她朋友都坐雙條車,她不想花錢,所以想免費坐我的車。(如果姑娘願意離開朋友,和你走,十有八九都說明她喜歡你)。

我們邊走邊聊,很快走到了我的車邊。停車場人不多,適合下手。她說我的摩托和她的摩托長得很像,我開玩笑地問她,“你有這樣的屁股嗎(我摩托的座上破了幾個道)?”她笑了,我接著說:“你沒有那麽好的屁股,我的屁股是最好的。”她拿手機出來,問我想不想看她的摩托,我說我不想,她很驚訝。我又開玩笑地說我對她的摩托不感性趣,她的摩托不吸引我,我沒有那麽變態(我不想和摩托車做愛)。她居然還堅持要給我看她的摩托,並說你看,它倆長得很像。我繼續開玩笑地說:“別一直在那裏試圖找你和我的共同點,沒事兒。”

她笑了很多次,肢體語言、語氣也很積極,是下手的好時機。於是我給她戴上頭盔,並問她,”Are you ready? Do you need a comforting hug?”(準備好了嗎?需不需要一個令人舒服的擁抱?)她很積極地回答:“好”。於是我抱緊了她並把臉靠近她,看著她的眼睛和嘴唇,問她“What else do you need?(還需要什麽?)”。她說:“啥也不需要”,我沒慌,我問:“你確定嗎?過來(讓她來親我,她沒動)。你不過來?好吧,我過去。”於是我把嘴伸過去,開始親她。親了大概10秒後,我主動松嘴。並說,“Okay,再來倆。”於是我們又親了起來,但是只親了一下她就松嘴了。我告訴她,她還欠我一個,於是我們又親了一下。

親完後,我告訴她夠了,並開玩笑地說:”You make me feel weird…… in the dick.” (先說你讓我感覺很奇怪……(她會想知道你為什麽覺得很奇怪,然後你說”in the dick”(原來是讓我JJ覺得很奇怪(硬了)))。又給她逗笑了。(這句話不是我發明的,這要歸功於RSD的Jeffy,我是從他身上學來的。這句話要慎用,如果姑娘不夠cool,很可能把姑娘嚇跑,我在墨爾本時就吃過這要的虧,本來好好的,我的屌也確實硬了,但我一說這句話,姑娘就跑了。)

順便說一下,RSD代表Real Social Dynamics,是世界上最大的泡妞公司,他們的最大目的就是賺錢,不推薦你學太多RSD的東西,容易被誤導,RSD有很多假的泡妞視頻。Jeffy是我在RSD裏最喜歡的一個人,他有一本記錄他泡妞生涯的書叫“9 Ball”,推薦閱讀或聽有聲書。

如果你聽錄音,你可以感覺到在親她的整個過程中,我很放松,一點兒都不緊張,還開玩笑。如果你很緊張,覺得這是一件天大的事兒,姑娘很可能也會感覺到你的感覺,從而拒絕和你接吻。怎麽做到不緊張?多練習,多親嘴兒!

於是我開車和她一起去Spicy,其實這時我可以嘗試找個小巷推倒她,我之前就成功過(盡量在她回到朋友身邊前和她進展得越遠越好,她回朋友身邊後你面臨的各種障礙就多了)。但因為是周六,美女比較多,我又不是對她特別感性趣,所以我就直接帶她去Spicy了,並以去廁所為理由離開了她,好搜尋其他更漂亮的美女。可惜我運氣不佳,沒找到喜歡我的高質量美女。我知道如果我不離開她,99%能搞定她,但我並不後悔。因為我重質量,而非數量(Quality over quantity)。

我每多泡一個洋妞,就會多一個洋妞對亞洲小夥兒有更好的印象,她還很可能會告訴她的洋妞朋友們,間接幫助你或你兒子未來泡洋妞。所以,不客氣。

約炮故事No.1:我被一拳打在臉上,但是抱得美人歸(附聊天音頻)

我決定開始分享一些我約炮的故事,希望通過我的分享,讓你更直觀地了解我的思路、我對各種情況的判斷和處理方式,對你起到教育和娛樂的作用。

我上周推倒了4個姑娘,其中3個是西班牙的。在推倒第一個西班牙姑娘前,我還挨了一拳。

上周二晚,我出門約炮,我的路線是Zoe,Spicy,如果Spicy結束還沒泡到妞,我又特別想要的話,我就去Las Vegas(上述英文名都是夜店的名)。今晚我在Spicy浪費了太多時間在一個18歲的德國姑娘Lena身上,她喜歡我,但是“有男朋友”,我想方設法讓她明白她有沒有男朋友並不重要,我不介意,但她介意。我之所以願意在她身上花時間,一是因為今天是周二,漂亮姑娘並不多。二是因為她很可愛,是我喜歡的類型。

我在舞池上碰到她,她很友好,於是我們一起跳了跳,跳舞絕對不是我的專長,但並不是特別影響我約炮。你要記住:夜店裏,基本每個人都在擔心ta自己看起來是不是很酷,ta並不在乎你。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你感覺怎樣,她就會感覺怎樣。如果你感覺很尷尬,她往往也會感覺尷尬。如果你感覺放松,她也會感覺放松。說著容易,怎樣才能更放松、不尷尬?只有出門實踐,不斷練習才可以。

回到我和姑娘,我可以和她做很多肢體接觸,一起跳舞,擁抱,中途還讓一個纏了她一晚的小夥兒放棄,但是我還是沒辦法親她。

即使在我成功把她帶出夜店、離開她朋友之後,以去我摩托車那喝水為借口把她帶到了我停車的漆黑的小巷之後,各種調情之後,聊了大概20分鐘之後(錄音如下),她還是不會親我。而且她想回到她朋友身邊,她在清邁還有兩天的時間,於是我和她交換聯系方式,告訴她如果明天下午有空,可以一起喝杯smoothie。

我們一起回到了夜店,她回到了她朋友身邊,並邀請我加入她。我知道推倒她的可能性非常小。於是我借口上廁所(我確實也想小個便)和她分開,上完廁所,我沒有立刻回到她的身邊,而是四處搜尋獵物,途中碰到了我的一個朋友——52歲的德國人Dirk,他已經在泰國生活22年了,目前離婚,有孩子,與前妻和孩子住在一起,我出門約炮經常能看到他。他是典型的”wall flower”,經常自己一個人拿著一杯啤酒站在墻邊。他的問題不僅出在他基本一直都站在墻邊,他最大的問題是當他和女人聊天的時候,他都聊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完全不對姑娘展示他的意圖。他曾經在我搭訕兩個姑娘之後加入對話,成功地和另一個姑娘聊他的客套話,我在旁邊和另一個姑娘聊得熱火朝天,並在大概10分鐘之後擁吻,最終帶她回家。就憑那一次,我就很感謝他,我經常試圖開導他,幫他,但他進步很慢。

我又碰到了Dirk,於是我和他打招呼,和他聊天的一個好處是:我一句話都不用說,他可以一直講下去,而且他理解我的眼睛一直在到處尋找漂亮姑娘,和他聊天時不需要看著他的眼睛。所以我站在他面前,他不停地對我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我不停地掃視我的獵物。這時我看到了今晚的女主角Eva,她穿了一件露背豹紋長袖上衣,黑色短裙,是個很性感的拉丁美女。她和另一個姑娘在跳舞,她好像有向我微笑了一下,至少是我這個方向。我差點兒就走過去搭訕,但當時猶豫了一下,又看到她和身邊的一個男的認識,而且他們離Lena(有可能有戲的德國妞)不遠,我最終沒有搭訕她。這時我還不認識她,我第一次和她對話是在一個叫Las Vegas的夜店,一會兒再講。

已經接近Spicy關門的時候了,我又發現了一個很性感的德國姑娘,但她和一大群朋友在一起,而且離Lena很近,我就沒有直接搭訕。我回到了Lena身邊,看看情況如何,情況不是很樂觀。她對我過於友好,但不夠親密。在音樂停止之後她們開始要往外走,並叫我一起去。我還有不遠處那個性感的德國妞沒有搭訕呢,於是我叫她們先去,我和朋友說個再見再去。

於是我運用了一個situational opener(最好的開場,根據實時情況,自然地入場)搭訕了目標的一個朋友。

這裏我需要解釋一下,我為什麽搭訕目標的朋友,而不是目標。因為我一直主張直抒胸臆,直接表明意圖(direct,straight forward),但是我越來越意識到了”拐彎抹角”(indirect)的重要性。)尤其是在晚上,目標和一大群朋友在一起的情況下。如果你當著她一群朋友的面很直接,你被拒絕的幾率非常大,不但你被姑娘直接拒絕的幾率大,姑娘的朋友也很有可能會阻止你。而且她可能還有漂亮的朋友,你在搭訕她的時候被拒絕,你和她漂亮的朋友也沒戲了。如果你選擇“拐彎抹角”,你可以在交流的過程中察言觀色,看目標姑娘對你感不感興趣,或者哪個姑娘對你更感興趣,然後再對癥下藥,找機會把目標和她的朋友隔離開,好下手。

要註意的是,我建議你考慮使用“拐彎抹角”的大前提是:夜場,目標姑娘和一群朋友在一起。如果你在大街上做day game,我完全不建議你拐彎抹角,那樣會顯得很奇怪。

回到當晚,至於我當時是怎麽開場的,我還真忘了,反正我和其中一個姑娘聊了起來,她反應很積極。目標姑娘正好閑了下來,和另一個姑娘一起加入了我們的對話,我和目標姑娘的接觸自然無比。所以這時是我和3個姑娘在對話,我和她們交換了姓名,握手,目標姑娘叫Caro(Carolina的簡稱),在和Caro握手的時候,我故意不松開,她也沒馬上松開,是好跡象。

就在這時,Lena又出現了,她本應該在Spicy的門外和朋友們在一起,她回來特意告訴我她們想去7-11便利店買吃的,如果在門口沒看到她,就去7-11找。這個岔打得有點兒不是時候,我不得不和Lena說兩句,等我再回頭要和Caro聊天的時候,另一個小夥兒已經趁虛而入了,我也沒有什麽理直氣壯的理由一定要打斷她們,更何況我面前還有另外兩個姑娘等著和我說話。我們一群人有一句沒一句地邊聊邊離開Spicy。到了門口,這時我已經知道她們都要去Las Vegas了,她們一群人,幹擾太多,還有一群西班牙小夥兒對她們虎視眈眈,而且我又看到Lena,於是我決定暫時離開她們,再和Lena聊一聊。

她的兩個朋友進7-11買東西,我故意留下她在外邊,再最後嘗試一下推進我們的關系,但失敗了。於是我和她說了再見,騎車去Las Vegas。

第二天,事實證明她對我還是很有好感的,有主動問我天燈節去哪裏看比較好,我完全可以順勢約她一起。但前一晚的西班牙姑娘Eva讓我在床上非常滿足,而且作為一個“孝順的”兒子(我媽來清邁串門),我應該帶我媽一起過天燈節,於是我放棄了和她見面。

由於我在Zoe和Spicy都沒泡到妞,但在Spicy關門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很漂亮的、有可能有戲的德國妞Caro,她要去Las Vegas。於是我決定去Las Vegas。

Zoe, Spicy和Las Vegas這三個地方,我一個比一個討厭。首先是Zoe,由兩個房間組成,中間是空場,音樂聲特別大,燈光特別刺眼,我每次進去就想盡快出來,只能在裏邊待1分鐘,否則感覺要麽得變瞎,要麽得變聾。好在中間的空場還不錯,我基本都不進房間,就在空場搭訕姑娘。

其次是Spicy,在半夜12點Zoe關門之後,基本所有想繼續party的人都會去這個地方,100泰銖的入場費,包含一瓶酒。這個地方需要兩倍的面積才能讓裏邊的人舒服,基本每天都非常擁擠,周末更是人滿為患,時常寸步難行。感覺他們有在空調上省錢,裏邊很熱,基本隨便跳一跳就會滿頭大汗,如果你出門呼吸點兒新鮮空氣再回去,你就會感覺到這個地方聞起來像流汗的腋窩。破音樂每天基本都放一樣的,很少有讓我想跟著跳舞的。音樂聲很大,很難和姑娘好好聊天。

Las Vegas更爛,是在Spicy大概半夜1點半關門後大多數人的選擇,一直開到將近淩晨5點。同樣100泰銖的入場費,包含一瓶酒。廁所非常惡心,整個場地聞起來也不比廁所好多少。由於是最後一個夜場,酒蒙子更多,鬧事、打架的情況時有發生。能發現的美女也往往屈指可數,一般就一兩個我能看得上的。音樂一樣很爛,他們還經常用Spicy的DJ。如果你想和哪個姑娘出門聊天,門口的保安一定會過來煩你,讓你小聲並離夜店遠一點兒聊天,因為他們怕被附近的鄰居投訴擾民。他們在外邊控制別人說話的工作人員可能比場內的工作人員都多。唯一的優點是音樂聲不是特別大,比較容易聊天。

回到當晚,在我騎摩托去Las Vegas的路上,我又碰到了德國妞Caro和她的朋友們,同時還有纏著她們的一群西班牙小夥兒,一共10多個人,他們在馬路邊上原地聊天。於是我停車,過去一探究竟。結果他們一群人,一個知道怎麽去Las Vegas的人都沒有,我告訴他們我知道怎麽去。但是他們也不著急,而且一大群人,機動性不強,我們在原地聊了半天才開始出發。我對著Caro和她的朋友們說,我騎車去,誰願意給我個背部按摩,就可以搭我的車。本來Caro和她的一個朋友很想上車,但幹擾、cockblock太多。最終沒成功,她們都一起走著去了,結果我帶著一個友好的西班牙小夥兒一起開車先去了Las Vegas。

因為步行只需要三五分鐘就可以到Las Vegas,我很快就在夜店入口處碰到了Caro和朋友。此時就她和另一個姑娘在一起,結果她們對我不溫不火,直奔酒吧要訂酒。我決定不當她們的跟屁蟲,先四處轉一轉,看看有沒有其他獵物。當我轉到夜店深處的時候,我又碰到了今晚的女主角Eva,她還是和同一個小夥兒在一起,但我能感覺出來她和他並不親密,她很可能並不喜歡他。我鼓起勇氣上前搭訕,她的反應很積極、友善。我們熱火朝天地聊了起來,旁邊的小夥兒就像傻子一樣站在那裏看我們聊。

我問她她旁邊那個小夥兒是誰,是不是她的保鏢,她說他是她6天前在Pai認識的一個朋友。我說一定是她給他放到friend zone裏邊了,他看起來絕對不想只做你的朋友。她不置可否,基本上默認了我的判斷的正確性。我繼續“摧毀”這個小夥兒,我說他之所以還一直纏著你很可能是因為他追你追了很久了,投入了很多時間精力。就像賭博一樣,我們投入的越多、輸的越多,越不肯放手。我又順便告訴了她我曾經愚蠢地從初中開始,追了一個姑娘7年,就是因為我投入的太多,而不願意放手。

我們能聊了將近5分鐘,直到旁邊的這個西班牙小夥兒實在看不下去了,直接一把把姑娘拽走,並告訴我讓我滾。實在是非常沒有禮貌,我當然不能聽他的了。我走到Eva身邊,告訴她他剛剛叫我滾,他一定不想只做你的普通朋友。

就在此時,另外一個姑娘登場了,她認識Eva和那個西班牙小夥,並開始和西班牙小夥說話。我繼續和Eva一對一地聊天,壓根沒有理那個粗魯的西班牙小夥兒。

我們全神貫註地聊了好幾分鐘,突然,我們聽到有人故意把酒瓶摔碎到地上的聲音,我們下意識地隨著聲音的方向看看發生了什麽。還沒等我看到任何東西呢,我就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一拳打在了臉上(sucker punch),我貌似看到一道閃電,整個人被打得後退了半步。但我瞬間就站穩了腳跟,握緊了拳頭。腎上腺素讓我忘記了疼痛,迅速進入緊急備戰模式。

周圍好幾個姑娘都在尖叫,Eva十分生氣地指責他,而且還哭了(後來才知道)。

打我的人正是那個喝醉了的粗魯的西班牙小夥兒,他沒有繼續出手。我非常氣憤,但是我一向非常冷靜,我並沒有主動動手。而是握緊拳頭,惡狠狠地盯著他,如果他還敢動手,我再往死裏打他。

與此同時,旁邊一米遠處有一個保安居然沒有采取任何行動,而是站在那裏盯著他,準備采取行動。這要是在澳大利亞,那個打我的西班牙小夥兒早就得被按在地上,送警察局去了。泰國是個相對比較安全的地方,但是法制明顯還沒有發達國家那麽健全,做事謹慎為妙。

我決定采取文明的解決方案,我和保安說他一拳打我臉上了,你不打算做點兒什麽嗎?旁邊的人也都告訴保安他打人的事實。與此同時,打我的西班牙小夥兒開始往外溜,於是我和保安跟著他走出了正門。正門有更多的保安,我告訴他們他一拳打我臉上了,我要報警(事後發現不應該提報警的事)。他們叫西班牙小夥兒站住,但西班牙小夥兒居然不要臉地不承認他打我的事實,跟我出來的保安居然也因為沒有親眼看到而不給我做證人……

門口的保安說沒關系,他們有錄像,於是他拿出手機,我們一起來找事發的錄像。但是他操作很笨拙,浪費了很多時間,而且感覺他對這件事並不感興趣。大概過了5分鐘,就在我們快找到事發現場的那段視頻之前,西班牙小夥兒知道要露餡了,他借口說等的時間太長了,他得走了。保安也居然就這麽放他走了……

我很氣憤,我快速做了個決定,決定跟著這個西班牙小夥兒,不能讓他白打我。他沒走遠,而是走到他朋友身邊,包括Eva。Eva給他罵了一頓,內容如下:“Fuck you, you’re afucking idiot. People fucking suck sometimes.”。我問Eva能不能向保安幫我證明一下他一拳打在了我臉上,但她說她不想參與進來。

於是我很快走回保安那裏,要繼續找到他打人的那段錄像。但保安的態度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他裝作不知道我在說什麽,還裝作我是在找麻煩,還問我要不要和他打架。旁邊賣門票的中年婦女作為一個十足的潑婦,居然開始對我大喊大叫,還胡說是我先動的手,叫我要麽回夜店裏去,要麽滾。我十分驚訝,但我很快意識到了原因。因為他們這個地方這麽晚開業已經是違法了(正常開到半夜12點就得關門),他們已經得賄賂警察才可以開業了,他們不想讓警察介入。但我不停地提我要報警這件事,他們當然不願意了。

我一想,算了,與其憋氣,還不如專註於我出門的初衷:約炮。是我出了這口氣,但沒泡到妞好?還是沒出這口氣,但是泡到妞了好?我很快意識到了我應該專註於約炮。

(音頻從這裏開始,這段音頻最有價值,包含大部分我和Eva在夜店外邊清晰的對話,一直到她上我摩托車回我家的路上)

於是我走回到Eva身邊,她還在那個西班牙小夥兒和另一個姑娘身邊。我問她要不要和我去我摩托車邊上邊喝水邊聊天,這樣我們不但可以好好聊天,還可以遠離那”piece of shit”(指西班牙小夥兒)。她說她不願意離開她的朋友(指另一個正在和西班牙小夥兒聊天的姑娘,另一個姑娘居然對這種人渣有好感……)。我問Eva是怎麽認識另一個姑娘的,她說她在6天前在Pai認識的她,她其實是自己在旅行。過了一會兒,西班牙小夥兒和另一個姑娘一起離開了,都沒有和Eva打個招呼。

和我們在一起的還有好幾個人,包括我的德國朋友Dirk,我沒辦法只和Eva聊,我們一起聊了幾分鐘之後,周圍的人走了。我和Eva單獨聊,我趁機向她推薦清邁大學的湖,晚上很美,羅列各種賣點,可以看到滿月、星星、聽音樂、還有螢火蟲,希望她能上鉤,和我一起去,我好下手。但她並沒有答應,而是繼續與我聊天。她說她是西班牙的,我問她為什麽她英語說得那麽好,一點兒西班牙味兒都沒有,她說她在美國加州聖地亞哥生活了12年。

但我想盡快把Eva和人群隔離起來(和姑娘一對一相處非常重要!),於是我又提出去我摩托車旁邊喝水,這次她終於願意和我過去了。但她想先借打火機抽個煙,她借火的小夥兒正好來自美國加州舊金山,他倆算是“鄰居”,還好他女朋友就在身邊。我們閑聊了兩句,終於走向了我的摩托車。

我和她邊喝水邊聊天,氣氛很好。我問她煙抽多久了,她說5個月前開始抽的。我問為什麽開始抽煙,她說5個月前她來到泰國,每個人在泰國都抽煙,我說我就不抽。她又說這裏抽煙很便宜,我說沒錯,澳大利亞最便宜的煙要將近20刀,她說加州最便宜的煙要12刀,泰國只需要2刀。我們聊天的vibe(氣氛)非常好,她的肢體語言,她的微笑讓我感覺到有戲。於是我趁機盯著她的眼睛和嘴唇問抽煙讓你嘗起來很糟嗎?她說她不知道,於是我“理直氣壯”地要親她,來發掘她的嘴嘗起來到底如何,她微笑著避開了(有戲)。我問她她是不是太害羞了?我自問自答,肯定是,因為這裏太亮了(指在我們身邊的燈)。她說我說得對(更有戲)。

她避開我之後開始用她的手機發信息,我問她在幹什麽,她說在找她的朋友(另外一個姑娘)。我說她朋友已經走了,她說她還沒走。她盯著手機,一聲不知,情況突然有點兒尷尬。我告訴她,雖然我們才剛認識,但我相信我的直覺,她看起來像個很好的姑娘。如果她不覺得我有吸引力的話……還沒等我說完,姑娘就笑了,告訴我她要給朋友打個電話。

於是她開始打電話,於是我在那裏傻傻地等她打完電話,但是她的電話打得並不短,而且對話聽起來不緊不慢的,完全沒有顧及到身邊還有我在等她打電話。於是我決定從背後把她抱起來,剛開始還OK,過了大概一分鐘之後,她掙脫了我,並走到離我大概4米的地方繼續通話。她的電話打了將近5分鐘,我覺得這是對我的不尊重,於是我給了她ultimatum(最後通牒)。問她我應不應該等她,她向我示意她很快就結束,要我等她。

半分鐘後,她終於結束了電話,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Can we get out of here?”(我們能離開這裏嗎?)我非常高興地回答到當然。在摩托車上,她問我我家在哪(好信號),我說離湖不遠(因為我之前提議去湖邊,之所以提議去湖,而不是我家是因為我判斷我們的關系還不夠親密,直接邀請她來我家很容易被拒絕。)。我問她想去湖還是我的陽臺,因為我家有酒,我們也可以先拿酒,再去湖邊。她說我不喝的話,她就不喝。我說我需要確保她的安全(不酒後駕車),除非她想留在我那裏,我不需要開車,我就喝,她說我應該喝(意味著她想留在我那裏,好消息!)。聊到這裏我心裏就完全有數了,已經基本板上釘釘了,只要我不做特別愚蠢的事情,肯定能推倒她。

她說我不是說為了健康,不想喝酒嗎?(shit test)我說是的,但是我有點兒太健康了。我在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被一拳打在臉上都沒事兒。她告訴我打我的那小子是個職業泰拳手,我說他早晚得出事,要麽挨打,要麽打出事來。因為我知道,萬一一拳給人打死了,這輩子就毀了。這也是我沒打架的原因,因為不值得。也許在氣頭上,你非常想殺人,但事後清醒後,你肯定會覺得不值得。她說我處理這次打架事件的方式很能說明我的character。

進屋後我們根本沒有喝酒,很快就cut to the chase(直奔主題)了。具體發生了什麽就不具體描述了,大家都懂的。我只想說她的身材很好,活兒很好,尤其是她給我的BJ,應該是我收到的眾多BJ裏數一數二的了。

P.S.:我很幸運地被打在了左臉頰上,沒打到鼻子、眼睛或嘴,當時沒有明顯的痕跡。4天後出現了比較明顯的淤青,但很快就消失了。

熬夜碼字不易,如果你覺得哪個朋友也會喜歡這篇文章,別忘了分享一下,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