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芬蘭美女

約炮故事No.8:百裏送屌(含從網上聊天到見面前的全部聊天截圖)

截止到周日晚上,我已經超過一周沒泡到妞了,其間親過了幾個,但是一個也沒推倒,尤其是周六晚上,我搞砸了一個機會本來很大的德國美女,眼睜睜地看著她投入了別人的懷抱,我的心情一時非常低落。

周日晚上6點多,我在Tinder上邊superlike的一個芬蘭美女和我匹配成功,很漂亮,身材也很好,而且柔韌性不是一般的好,腿可以劈成這樣……(後來才知道她從小就練芭蕾舞)

問題是她大概在20多公裏遠的地方,我猜是Da Nang(峴港)。

所以我剛開始就需要問她在哪裏,是旅遊還是居住,待多長時間這類的物流問題。她主動透露她明天就離開Da Nang了。所以今晚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但是機會並不大。

我發給了她我非常喜歡用的一句話”That means we can only have a short but intense romance.”(那意味著我們只能有一次短暫但激烈的浪漫)。這句話不但有趣,還可以巧妙地表明意圖,有效地判斷出姑娘的“感性趣”程度。

從截圖可以看出,我們前幾次交流的時間間隔都有一個小時左右,時間已經越來越晚了,她也指出了今晚看似不太可能。

事已至此,我也沒有什麽可失去的,於是我說,如果她“感興趣”的話,我可以騎車到峴港和她見面,只需要20分鐘的時間,而且我很喜歡騎車。

她再次婉拒,說她明天早上11點的飛機,時間不多了。

我說其實還有很多可以制造美好回憶的時間,我這麽做只是因為她對我非常有吸引力(實話,否則我是不會大老遠跑過去的,而且以我的經驗來看,芬蘭的姑娘DTF的幾率很大)。

她問我她應不應該起床看晚上9點的燈光表演(應該是指Dragon Bridge),我說她應該起床見我,我們不僅可以看燈光表演,還可以去沙灘,以及一些其他的地方。

她已經有些被我說服了,但是她不習慣、害怕坐摩托車,還有所顧慮。於是我說我的騎車技術很好,在泰國騎了一年,從清邁到普吉往返,騎遍越南北部山區,又一口氣起到了越南中部,從來沒有發生過交通事故。為了讓她放心坐上我的摩托車。

我看時間越來越晚,而且我們已經在Tinder上交流了一段時間了,於是果斷轉移WhatsApp,直接靠WhatsApp給她打電話,這樣效率高,而且還可以更直觀地判斷她到底值不值得我大老遠跑過去

打通了電話,聊了幾句我就感覺到了非常有戲,從她的語氣語調就可以感覺出來。我還特意告訴了她我打電話主要是為了確定她是否值得我大老遠跑過去,她不需要向我保證任何事情,但是我希望通過電話有一個大概的感覺,我不想大老遠跑過去浪費我們的時間。通過我們的對話,我能感覺到好的事情發生的可能性非常大。於是我讓她把她的地址發給我,我去找她。

這種情況最好別直接說“你願意和我上床,我才會過來之類的話”。因為絕大部分姑娘是不會提前答應你的,萬一見面之後你是照騙,而且面對面很沒感覺怎麽辦?網上約會本來就是一種“賭註”,而且姑娘不喜歡確定性非常大的約會,喜歡“順其自然”。

我打電話的另一個目的是確實她有沒有自己的房間,不幸的是她是和別人合住在青旅裏邊。所以我得騎車帶她回我家才能推倒她(25公裏以外),推倒之後還得把她送回Da Nang,我再騎車回家。前前後後需要兩個來回(100公裏),不過我可以第二天早上送她回Da Nang,我可以順便在Da Nang的大超市購物,我住的Hoi An(會安)這個小鎮沒有大超市。

總之,我決定要見她。

見面之後非常順利,簡單地聊了兩句後我就騎摩托帶她去了附近的Dragon Bridge(燈光表演早已結束),我說我油不多了,去沙灘前先找個加油站加點兒油,我們邊騎邊聊(主要是交換基本信息,閑聊,建議信任和舒適感),在Google Maps找了好幾家顯示還在營業的加油站,結果都是關門的(越南在加油站上也是完敗泰國,泰國有很多24小時的加油站)。

於是我直接帶她去了沙灘,我主動牽她的手,說沙灘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我怕她摔倒了,她沒有回避。我牽著她的手帶她到了一個“陰暗的區域”,她準備要坐下,但是我不喜歡並排坐著接吻,我喜歡面對面擁抱著接吻(我通過她的行為已經很有把握可以很快和她接吻了)。於是我還沒等她坐下就下嘴了,她完全沒有拒絕。我很快提議去我家,說我家有個小魚塘,裏邊有大概100只魚,她應該去看一看(隨便找個借口就好)。她回了一句“maybe”,其實這就等於是”yes”了。

於是我們在沙灘待了大概5到10分鐘之後就一起騎車回家了,回到家時已經半夜12點多了,我們翻雲覆雨到了3點多,因為她的柔韌性非常好,我還解鎖了一些新的姿勢。總之非常舒爽,我們洗了澡後互相擁抱入眠。早上7點半起床送她回青旅,再順便送她去機場(I’m a gentle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