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蕩婦

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女人

如今的世界,大多數男人覺得自己配不上女人。比如一個男人碰到一個女人,他沒有說任何天花亂墜的話,只是正常地做他自己,女人很喜歡他。如果這個女人願意直接和他回家,他通常會認為她一定是一個蕩婦,我什麽都沒有做,她就願意睡我,如果她願意很快睡我,她一定會輕易和任何男人睡。

真實的情況是,你碰到了一個姑娘,你完全在做你自己,沒有裝作任何其他人,沒有裝B。姑娘發現她喜歡真實的你,她發現你很真實,足夠喜歡自己,沒有偽裝成其他的樣子。她想了一下,決定做真實的她,決定和你睡,看看這段情感將如何發展。

我們的社會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有一個“女性聯盟“,女性聯盟告訴女性們,她們應該有的唯一一種性愛是可以換來安全感的性愛,安全感可以是安全感的承諾或是安全感的傳達(時間、金錢、禮物、價值)。

男人們愚蠢地認為,他們應該得到的性愛只應該是女性聯盟認可的性愛。和你第一次見面就推到的姑娘的性愛,對比和你約會5次,花了大把時間、金錢才推倒的姑娘的性愛,前者完全不差,而且還很可能更好。我們被“教育”,前者不值錢,後者值得擁有。

女性聯盟成功地讓男人們相信:任何他們不需要付出大量努力而得到的女人都沒有價值。女人們會責怪、瞧不起那些不需要男人付出,就很快上床的女人。因為不需要男人付出的女人降低了其他需要男人付出的女人的價值。

女人們知道這一點,所以她們大部分都欲擒故縱(play hard to get),假裝有極高的標準,是個“好姑娘”。

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女人。

第一種女人:她們為了自己的意願而做愛,她和一個男人上床,因為她覺得他很帥、或者幽默、或者聰明、或者強壯、或者因為她很想要、或者為了更快樂、或者因為她沒找到更好的事情去做……不管原因如何,她決定直接和這個男人上床,不需要男人做任何其他付出。不需要男人請客吃飯、請客喝酒、請客看電影、買玫瑰花……不需要男人花錢來證明她很有價值。社會有一個很骯臟的詞匯來描述這種女人:蕩婦、slut。社會會說這個女人“白白獻出了自己寶貴的肉體,什麽也沒得到,她一點都不尊重自己,她們easy,cheap, dirty。”

如果一個成熟的女人還不想安頓下來、結婚生子,社會會認為她不正常。她的朋友、親人往往會勸她早點兒結婚,安頓下來,否則你會老得沒人要,孤獨終老,女人天生尋求安全感,而她們普遍認為安全感來源於外部,而非自己。

第二種女人:她們永遠不會“白白獻出自己寶貴的肉體”,始終讓男人付出代價。我們管和男人做愛收費的女人叫“妓女、whore”。

第二種女人中低等的“妓女”,這些女人說:他答應我一起去旅遊、他請我吃了大餐、他付了我的房租、他送了我一件我很喜歡的衣服、他送了我很貴的化妝品、他送了我最新的iPhone、他願意給我當椅子坐、他承諾他會永遠愛她……總之,他在付出價值,我在接收價值,我可以和他上床。

第三種女人中高等的“妓女”,她們是“合約妓女”,她們提供了一份合約,要求想睡她的客戶,必須承諾只睡她一個女人,並且養她和她的孩子一輩子。一旦她簽了這份合約,交易完成,她都不非得和這個男人睡,而且她經常不和這個男人睡,因為合約沒有硬性規定她必須睡他,而且她也睡膩了。這種“高級妓女”被認為是地位最高的女人,我們尊稱她們為“妻子、老婆”。

媽媽告訴自己的女兒,千萬別做一個“蕩婦”,千萬別有一個壞名聲,千萬別降低我們“妓女”的價值。如果你白白贈送雞蛋,沒人會想買母雞。媽媽恨“蕩婦”,媽媽怕“蕩婦”。如果爸爸和一個“妓女”上床,比如一個在爸爸單位想升職的女員工或者一個被爸爸供養的小三,媽媽並不很擔心爸爸會離開。如果爸爸小心經營、尊重媽媽,媽媽也許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她會很生氣,她會消極抵抗,但她很可能會接受現實。但如果爸爸和一個年輕的女“蕩婦”鄰居上床了,這個女鄰居很愛爸爸,不要求爸爸提供任何金錢、物質方面的價值,她和爸爸上床只是因為她很喜歡他。媽媽就受不了了,因為她沒法和這個“蕩婦”抗衡。爸爸知道,如果他因為真愛而離開一個不快樂的家庭,沒有人會責怪他。

另一方面,爸爸相信“任何他不需要付出就得到的東西都沒有價值”,他從小就被告知:唯一能確定孩子是自己的方式是娶一個“好女人”。老婆和他約會了10次才和他上床,他因此決定可以信任這個女人,她不會隨便和別人睡。爸爸告誡兒子:別和“蕩婦”睡,你永遠也不能信任她們,如果一個女人沒有足夠的自尊來讓你付出代價,她不值錢。爸爸告誡女兒:別和小強上床,他只想睡你。選擇小明,他有車有房有穩定的工作,他能養你和你的孩子,別忘了,我養你是想讓你當一個“妓女”,而不是“蕩婦”。

我寫這篇文章是想讓大家意識到,我們從小被灌輸了很多這個社會約定俗成的“文化”,而這些“文化”未必有道理。在和自己喜歡的姑娘交流的過程中,如果你能合理地表達出“你不但不會看不起很快和你上床的姑娘,反而更加尊重她們”,也許會幫助你更快地推到她。比起“妓女”,我絕對更喜歡“蕩婦”。如果一個姑娘願意很快和你上床,不要看不起她,而是要感謝她,感謝她和你共享美好的時光,感謝她沒有屈從於“女性聯盟”,感謝她沒有和你“玩遊戲”,感謝她自主獨立地為自己做決定。